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剑三】故人长绝(七)

*开学前填坑。之后随缘。百年大计教育为先。


“晚上的星星这样好看。”小聂躺在透光的帐篷里,头枕着手臂,身边的中年军士已经睡得很酣,呼噜声有节奏地在耳边响着。

“谢娘在干什么?”他睡不着,他想着前几日谢娘和他说的慕容追风的故事,还有……下午临别前的那个吻,他心里痒痒的。

他睁着眼睛,耳边似乎又隐隐约约响起了笛声。他忍不住咧嘴笑了出来——谢娘说是幻觉,那一定便是幻觉了。天下所有人都会骗他,谢娘一定不会。

因为她是谢娘呀。

“小聂!小聂!”有人悄声在帐篷外面喊他。小聂翻身起来,掀开帘子,来人穿着一身低阶军士衣裳,借着星光,小聂看清了那人的脸——是谢娘的远房表弟,秦浪。

“小聂你听到笛...

【剑三】故人长绝(六)

【六】

唐无放半卧在豫山古道的一棵枯树上,拨弄着他的千机匣。洛道似乎从来没有四季,放眼望去,满目都是死气沉沉的老树昏鸦。

“唐无放,你还真是个无心薄幸人啊。”红衣青年抱着枪,靠在树下,仰着脖子,身边的白马闻了闻地上的草,打了个响鼻,又悻悻地走开。军爷从背后的箩筐里面摸出一束马草,送到白马口边,然后抬头看着树上百无聊赖的唐门弟子。

“岂如你小聂将军?”唐无放面具下的唇勾了勾,语气间透着几分不屑,“我可不曾杀死自己兄弟挚爱,以身事魔。你传信邀我来洛道,有事么?”

“好事。”小聂又喂了坐骑一束马草,“年初的时候,你干掉了浩气盟好几个分坛弟子,开阳坛、摇光坛都发了悬赏,要收你项上人头。你在扬州...

【剑三】故人长绝(五)

【五】

 “十恶总司”并不是一个外号,而是恶人谷中专有的战阶称号。恶人谷中几百号人,按着本事高低,名气大小,分为十四阶。若谷中恶人杀人逾多,作恶逾甚,战阶称号也就越响亮。而这个方小公子,虽手无缚鸡之力,却靠自己一人博得了第九阶战阶“十恶总司”。

方小公子原本的名号,已没有人记得了。万花谷的老人说,方小公子似乎是长安某个高官的私生子,出生不久便染了重病,被遗弃在万花谷门口。恰巧杏林门下的弟子回谷时,便把他带了回来。

这人确然生了一副好皮囊,眉眼俊秀,身材颀长,一笑之间颇得人好感。但亦是他,身上寒疾难愈,一旦发作起来,纵然是在三伏天,亦如堕入冰窟,生不如死。

苏诩幼年时曾见过方小...

之子于归(六)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零星的枪声在暗夜中盘旋回荡,惊醒了浅睡中的冯宜。

她从床上坐起来,手指微动间,摸到了一个还带着温度的铁块。

是枪——陆于归的枪。

她并不感到害怕,自满清道光二十年以来,中国土地上的枪声还少么?洋人的枪炮,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枪炮,在绝望中打洋人的枪响,一日都没有停过。她听着枪声长大,甚至自己也险些丧命于枪口之下。

不过是一把枪而已。她摸索着把床头的书揣在怀里,穿好衣服,提着陆于归留下的那把...

之子于归(五)

(一)    (二)    (三)   (四)


【五】

长久的黑暗中只有她们彼此并不平稳的呼吸,陆于归紧紧捉着冯宜的手,用力按在墙上,不让她碰到开关。

她素来讨厌灯光。长久以来她习惯呆着黑暗的地方,看别人来去。

此刻更多的是她害怕灯光,仿佛伴着光亮,她的内心会袒露于人前,那些不可告人的过往和心思,都会被人知晓。其后是千夫所指,她无可逃避。

“你弄疼我了。”冯宜的声音里带着些委屈,她用力地挣扎,伤口处撕裂般的疼痛。而陆于归依旧用力抱着她,生怕一松手冯宜会做什么令她不可接受的...

之子于归(四)

前文已修,传送门戳:

(一)    (二)    (三)


【四】

冯宜醒了,在剧烈的疼痛中。

睁眼是雪白的天花板,她被拥在绵软的被子里,胸口被厚厚的绷带包裹着。

“醒了?”冯宜觉得这个低沉到有些嘶哑的声音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是她开的枪,两枪,一枪打在自己的左胸,所幸她没有死去。

那人靠在墙上,脸色有些苍白。冯宜尽力想发出一些声音,却发现自己嗓子因为干渴而疼痛,发不出任何声音。

那人弯下身子,用棉签从床头的水杯里蘸了一些水,抹在冯宜的唇上。她说:“麻药没过去太久,别动。”动作温和的简直不像个杀手,...

之子于归(三)

传送门

(一)   (二)


【三】

耳边谈话声终于停了,陆于归这才扭头去瞧冯宜。冯宜抓着书的指尖冻得发白,眼中的热切温度却和冰冷的指尖截然相反。

“很愉快的谈话?”陆于归试着调侃一句,“看来你真的很热衷于这些事情。之前就听人说,浦江大学的冯宜冯先生可是有一流的口才。”

“道理一直在这里,我只不过是说给人听罢了。”冯宜揉着手指,有些不好意思。陆于归一手将她怀里抱着的讲义和书本接过来,另一只手拢住了冯宜冰凉的手掌,牵着她往外走。

“我大概是来不及同你一道吃午饭了。”冯宜有些歉疚,“你要是喜欢,明天我带你去食堂吃醋鱼,另外这几日食堂的团子很好,我想你大概...

之子于归(二)

传送门

(一)


【二】

冯宜还活着。

陆于归站在教室走廊拐角,听着里面抑扬顿挫的念诵声。里面有一道声线是属于冯宜的,不同于少年人的清脆婉转,而多了一份沉稳。

如果除却她总是向自己推销一些危险的思想,大概她会是个不错的……朋友……吧。起码她活了二十余年,她头一次看一个人那么顺眼,也是头一次有人温和待她。

她接近冯宜只是为了熟悉目标的生活习惯,将来有一天可以顺利的杀死她。而冯宜仿佛丝毫没有察觉陆于归内心的想法,她带着阳光的味道推开门,拉着她的手,微笑着同她说话聊天。

在朗朗念书声中,陆于归甚至有些动摇,她甚至后悔自己心血来潮地去浦江大学踩点——那样就不会在那个下午看到温文有礼的女...

之子于归(一)

*文中人名、地名、事件均属虚构,如有雷同,那我也没办法。

*已然打算写完。前面片段大修正。

 *GL,民国背景。

*大概是一见钟情后关于理想的故事。刺客x革命者。

【一】

冯宜推开二楼的窗子,阳光洒进来,落在地板上。故事开始的时候没有硝烟,如她平日的生活,平和,寂静,不起波澜。

楼下穿着蓝黑色长衫的学生来来往往,有的神色匆匆,想是去赶什么课程;有的缓步而行,看着湖面上略过的两三只水鸟。而她的目光并不在这些人上,她看到湖边的椅子上依旧坐着那个穿着浅色呢子大衣的长发姑娘,手中是一本摊开的册子,阳光投射在纸面上,看不清上面究竟印着些什么。

陆于归在楼下看书,而冯宜在楼上看她。...

【李七,校园AU】《晨昏》

*内有CP。主李承恩X小七,副CP有王遗风X叶英,叶芷青X萧白胭


小七从没想过什么是喜欢,她总是觉得身边多一个人,或是少一个人,日子都是这样过。相比于时时刻刻要照顾身边人的感受,她宁愿一个人独来独往,至少图个清静。

然而某天早上,她遇到了李承恩。

手机的闹铃响了第七遍的时候,小七才想起来今天第一节是大学英语课。同寝的苏雨鸾已经收拾停当,蹑手蹑脚地关上门,她觉得小七今天早上又要睡过去了。

大概是因为第七次旷课,上课的老师听烦了她今天胃病明天感冒的说辞,警告她如果下一次如果再旷课,期末就不用过了。小七才不会懒洋洋地抱着笔袋和教科书,在早上七点半出现和被窝说bye。

今年的冬天来得挺早...

1 / 7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