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王叶现代校园】曾年少

莫雨是王遗风在学院政教处捡到的,其实当时王遗风只是去政教处签个文件而已,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见张桎辕的碎碎念:“哎,莫雨我警告你,你再逃课打游戏挂科,你就可以退学了你知道不?还有你居然和外班同学打架,都大学生了 ,能不能文明一点,别和小地方出来的人似的行不?你知道你去年排名么……”

“呃……老张……”王遗风靠在门框上,轻轻咳了一声,顺便看了看张桎辕数落着的学生。莫雨身量不算太高,也就一米八出头,小平头,穿着宽大的灰色T恤,张桎辕数落了他好一会儿,也不见他回嘴,只是直直地瞅着老师,眼睛里却都是嘲讽之意。

“你学生?”王遗风熟门熟路地点了支烟,又随手抛给张桎辕一支。

老中华。

虽然他老看不惯张桎辕那股老学究死较真的派头,但是在学生面前,面子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张桎辕呵呵地干笑了两声:“是啊,他和隔壁外院的一学生打架,差点把人打进医院,翟书记说多少给给个处分,长点记性。”

“……”莫雨的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在乎。王遗风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张桎辕,说:“哎呀,老翟就是太认真,读书时候就是。”张桎辕口中的翟书记就是翟季真了,当年比王遗风他们小一届,毕业以后就留校当了辅导员,慢慢地也升到了书记的位置,反而比王遗风他们这群搞学术的要爬的快许多。

“学院是读书的地方。”张桎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哎呀呀,不就是打了个人么。”王遗风见张桎辕签了名,一面收拾着散乱的纸张,一面打趣道,“我念书时候还经常和谢渊打架呢,现在不也混到副教授了么。我看小孩挺好,别为难他。”

“知道知道,院里有分寸。”张桎辕还是打着哈哈。

后来莫雨还是收到了一个警告处分,同寝室的穆玄英说你就是作,非要和老师对着干拿个处分才消停。莫雨满不在乎地把警告处分单子揉成一个团子,随手挥进了脚边的垃圾桶,顺手打开了wow客户端,笑嘻嘻地说:“假张就是假,总有天我混出来了,非扒了他这层假面具不可。哦,对了,这周是不是要交作业了?”

“嗯,好几份呢。周四交王老师的?”

“哪个王老师?”

“王遗风啊,你傻哦。不过不交无所谓,他的课好过。”

“嗯。”

那天晚上十一点,同寝的源明雅看着莫雨在底下捣鼓着电脑,以为莫雨又在开荒什么新游戏,凑过去一看,却是大大的标题《论古斯塔夫·施特来斯曼的外交战略》。

“哟。德国史,莫少爷也开始做作业了么?”

“后天不是交世界史作业么。”莫雨晃了晃脑袋,“哎,烦人。”

王遗风点学生作业的时候发现居然八十个人全齐了,他记得大一时候莫雨从来都不交作业,点名也不到。

居然转了性了这小子。他饶有兴味地找出了莫雨的论文,咦?论文标题略眼熟啊。他一目十行地看下去,忽然恍然大悟般地说,艾玛,莫雨你抄的是我的硕士毕业论文哎!

大二上的世界史莫雨破天荒地考到了八十分上,莫雨心知肚明那个喜欢穿白衣服的中年大叔肯定照顾他了,于是过年时候拎了两瓶酒去拜访王遗风。

他之前总是觉得想王遗风这样的教授大牛总是会住在很高级的地方,但王遗风给他的住址似乎是在学校里面一处很偏僻的教师公寓,C单元3栋101。其实很少有人会选一楼,因为落地阳光不好。

开门的一瞬间莫雨以为走错了地方,开门的是一个文秀的中年男子,身材瘦长,莫雨使劲回想了一下,这不以前教自己古代史的那个瞎子叶英么。

“谁?”叶英知道门口有人,却看不见,“找我还是找……”

“找王遗风老师。”莫雨忽然有些局促起来。

“在里面。”叶英侧身让开一个位置,让莫雨进去。正这时,王遗风从厨房里跑出来,说:“阿英我和你说了,一会儿我去开门,一会儿鱼就糊了……哎?莫雨你来了?”

“嗯……?!”莫雨有些搞不清情况。

“哦,我和他合住。你先随便坐坐,我把鱼出锅先哈。”王遗风说着又一头扎进了厨房。

莫雨把手上的葡萄酒搁在客厅茶几上,叶英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进里屋去了,留了他一个人站在客厅里。王遗风的家并不是很大,就是一般的公寓房,客厅墙壁正中用正楷题着“君子之道”四个大字,笔力直透纸背,看墨迹,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东西了。

莫雨对书法想来是不甚懂得的,于是转头去看看上去稍微新一点的电视机,电视机上搁着一个相框,相框的照片有些发黄,照片里的背景大约是十余年前的A大的雪中的后湖,湖边是两个差不多高的青年。左边的神采飞扬,依稀是王遗风年轻时候没有胡渣的样子,右边的那个青年长得十分俊秀,看上去好像是那个冷冰冰的叶教授。

原来叶教授年轻的时候也会笑啊。莫雨看着照片轻轻嘟哝一句。

 

后来一来二去,莫雨和王遗风渐渐地熟络起来,王遗风开玩笑说莫雨你和我读大学时候其实挺像的。莫雨挺吃惊,他说我就是个废柴一辈子都做不了学问的。

王遗风呵呵笑道,学问这种东西,你想做的时候,什么时候都不迟的。

莫雨说其实我想考世界史的,但是今年他大三了。王遗风说其实我考研也是大三决定的,你要是想考A大研究生你过线我就招你,我看你挺聪明的。

于是莫雨跑王遗风宿舍更勤快了。

后来莫雨发现了一些平常同学不知道的事情。比如对谁都一副好脾气却又远三分的叶老师会对着王教授发火,比如教世界史的王教授房间里却放了一摞又一摞魏晋史的著作,比如王教授念书给叶老师听的时候,笑的很温柔。他似乎猜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直到某一天,莫雨想帮王遗风收拾一下有些凌乱的屋子。王遗风摇着手说,莫雨不用麻烦了,你不知道这个屋子里面东西怎么放的,一会儿叶英过来可能会找不到他要的东西。还有别动家具位置,他看不见,别让家具挡了他平常走路的道。

莫雨问叶老师平常不出去么?

王遗风提起叶英的时候总是很温和,和平时课堂上那个嬉笑怒骂的王遗风仿佛毫无关联,他说当时选房子选在一楼就是为了叶英下楼方便,有时候王遗风回来晚了,叶英也不至于一个人摸不到家。

大约这就是细水长流。莫雨不是很懂什么叫爱情,但是他觉得如果有个人能陪他到地老天荒,倒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至于那个人是男的女的,倒也无所谓了。

 

大四下,莫雨的考研成绩终究是差了国家线那么几分,王遗风知道后还是笑笑,说,挺可惜的。莫雨想了想说是啊,不过老师我已经找到工作了。

“挺好。”王遗风点了点头,说,“对了你们叶老师等我回去烧晚饭呢,你没事咱就回见了。”

“好。”


再后一次莫雨再见到王遗风的时候,莫雨已经是腰缠万贯的大老板了。莫雨走进王遗风家的时候,还是那个偏僻的教师公寓,不过现在看来显得有些破败了,客厅里“君子之道”的那幅字已经换成了“半生逍遥”,遒劲的楷书也换成了狂放不羁的草书。电视机上搁着的相片被移到了王遗风的卧室,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大大的黑白遗像。

莫雨恍然记得前几年听见叶英过世的消息,当时他想,王遗风一定是很伤心的。

物是人非事事休。

从王遗风家出来时候天开始下小雪,莫雨从后湖那边走过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上学时候从王遗风家看见的那张合照。大约他们也曾有过鲜衣怒马的时候,只是王遗风从不曾提起,却实实在在地,存在过,在这个世界。

 

评论
热度(42)
  1. xss6623818xss坐定东楼张太岳 转载了此文字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