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长相思(中秋贺文)

每年八月十五,莫雨都觉得师父很反常,按理说这是个中秋团圆的好日子,谷中弟子不论品级高低,都会回来一同聚会喝酒。而唯独恶谷首领,从来不参与中秋聚会。
莫雨来到恶谷三年每逢中秋,都看着师父把自己一个人关在烈风集的最高处,闭门独思。
他也曾问过资历比较老的阎王帖,肖药儿眯缝着老眼,哑着嗓子喝斥一声:"你自吃酒,少年人管什么闲事。"
莫雨咬了一口月饼,顶嘴道:"才不是闲事,师父不快活,做徒弟的如何一个人快活,没道理!"
斜靠在一旁的烟举起身前一壶酒一饮而尽,拿袖子抹了抹嘴,带着三分酒气凑了过来:"小疯子,那件事情你当真一点儿都不知道?"
莫雨茫然摇头,入谷三年,王遗风对他的过往了如指掌,而他扪心自问,师父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每每想起来,他都如同站在雾气缭绕的山间,师父的影子隐约可见,却总不分明。
王遗风传他武功,教他读书写字,人情世故,传道之时言语温和,谈吐风趣,浑然不似江湖中人传言之雪魔暴虐嗜杀。但有时莫雨从外面回来,推开门扉之时,看见的多是王遗风眉眼间隐去的落寞孤寂。
"小疯子。"身边八大恶人还在拿他打趣,米丽古丽半开玩笑道,"古人说拜月许愿,总是很灵,你不妨求求神仙,问问那件事情。"
莫雨忽然冷笑道:"若是神仙有知,我何至于沦落如此境地。若有神仙,我先问他个颠倒黑白之罪。"他想起自身遭遇,心头烦闷,袖子一拂,便推倒身前小案,转身大步去了。
黑鸦苦笑摇头道:"小疯子终究是小疯子,痴气上来,谁都拦不住。"

莫雨从小少林翻过两座山头,闷闷地向王遗风居室行去。此时正二更时分,天上一轮月亮孤孤单单地挂着,照见一谷的荒凉凄恻。莫雨闷闷地想起在稻香村时节,也是中秋时分,自己和毛毛、小月在村口赏月,王婆婆特意做了月饼,村子里挨家挨户分了几个。那时自己吃了不够,还诓了毛毛的豆沙月饼来吃。
现今时过境迁,他再不是稻香村的无知稚子,他是雪魔王遗风的弟子,恶人谷的少谷主,江湖上人人害怕的小疯子,想回到童年无邪时光,怕是再无可能。
他一路想着,不觉已到了屋子面前,还没推门进去,却听屋内王遗风低声问:"是莫雨么?"
莫雨收拾了一下心情,抹了抹脸,推门进去时脸上已转为笑容:"师父你还是不去和陶叔叔他们一道么?"
"我有客人来。"王遗风指了指身前。莫雨抬头看去,却见王遗风身前摆了一张小桌,上面整整齐齐放了几个小菜,相对两双竹筷,两倍清茶,一碗米饭,都是丝毫未动。
莫雨挠了挠头正要说话,王遗风却拉他在身边坐下,顺手揩去他嘴角油渍,笑问道:"可玩的开心?"
莫雨鼓了鼓嘴巴,把脖子拧向一边,也不说话。王遗风叹了口气,问到:"又是哪个揭了你的痛处,这般不开心?中秋本是团圆之日,多少带点欢喜。"
莫雨仍是摇头,手里玩着一个瓷勺,看的王遗风大是皱眉。师徒二人默然片刻,王遗风端起一只小碗,盛了一碗汤,轻轻搁在莫雨面前。莫雨走了一路,也是口渴,当下接过便喝。王遗风也不再问,只是静坐着看向徒弟。
莫雨忽然把碗往桌上一拍,气鼓鼓地说:"汤都冷了,客人怎么还没来啊?这人也太不讲道理。"
王遗风眉间略过一丝憾然,苦笑道:"大约是来过了。"
"骗人!饭菜都没动过!"
"她……她吃不得。"
"为什么。"
"她故去很久了。"
莫雨一下子怔住,他隐约听人提过,师父是为了一个姑娘杀了许多人,所以才入的恶谷。之前他只道是谷中弟子多口舌,王遗风风姿清绝孤高,如何会为了一个女人滥杀无辜,他无法相信。而此刻王遗风亲口说出,似已印证了莫雨心中猜测。
"开元十九年,八月十五。"王遗风面沉如水,声调低的听不出任何喜怒,"小月身故,我屠自贡城以殉。我找不出凶手,便是人人该杀。可恨那贼子连夜出逃,我寻他数年,终是无果。"
"他日我武功大成,我去帮师父寻仇。"莫雨咬了咬牙,杀气骤现。他虽不过是一个未及弱冠的小童,可说起杀人二字,却如同天经地义,仿佛只是捏死了一只蚂蚁一般轻松。
王遗风拍了拍徒弟的脑袋,说:"你有这份心当然很好,只是寒亭入谷之时,给我带来一件大礼,便是夏大千那贼子的首级。贼子伏诛,可无论如何,小月却再回不来了。"他呆呆望着一桌残羹冷炙,心中大恸,几乎落下眼泪。恶谷中日日寒风朔雪,不见春色,他说不清是天罚还是自惩。终究这一世,多是纠缠不休的人心黑白,纵然聪慧博闻如己,也无可逃避。
"师父。"身后有稚气未脱的声音。莫雨少有的乖巧,用手抚了抚他宽大袍子下并不健壮的脊背,"原来师父年年中秋,都是在怀念小月姑姑。可师父你想,若是师父愁容满面,那小月姑姑就算来了,也不会开心。适才师父问我是否玩的开心,可师父在屋里伤心,我在外面却如何玩的开心?"莫雨声音不大,一番话却说的王遗风哑然无对。
"我读书无算,到头来却说不过一个稚气童子。"王遗风立起身来,推开门扉,却见月在中天,皎洁无暇。
"一年就此一日良辰,月明星稀,果然好景。莫雨,人生难得,风月好景,却不可错过。"只一瞬,王遗风又恢复了往昔雍容气度,莫雨立在他身后,但见山风吹拂他广袖宽袍,隐有仙人之姿,心为之慑。
"师父,说不定文姑姑是去了月中,此刻也在月亮里看你。"
"小月心底纯良,去了天上,倒也不是无稽之谈。不过我杀孽无数、却是要下地狱的命。"
"那我陪着师父下地狱好了。"
"孩子话。"
是夜,王遗风少有地梦见文小月,瞽目女子立在月中桂树之下,从容依旧,手中挽笛,盈盈浅笑。
两人相对而立,王遗风口唇微动,想说许多,却又觉得多余。终究还是吹笛,一如初见时候。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终究是长相思,复相忆。曲子吹罢时候文小月已不知所踪,身边夜风清冷,寒冷彻骨。他一个激灵,猛地睁眼,却见门扉敞开,散了一地月华清辉。莫雨睡在一边,翻了个身,嘴里念叨着"毛毛"和"月饼"。
不过韶华大梦而已。

评论(3)
热度(43)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