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王叶现代校园】雪满头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题记

王遗风从来没有想过以后,他向来是懒散的,不会去想未来那些有的没的。研三的时候,叶英说,我们考博吧,我想考严教授的博。王遗风说好,我也想考。博三的时候,叶英问,王遗风你毕业以后会去哪里?王遗风说A大想让我留校,但是P大那边我投了简历,按说P大的学术氛围要比A大好许多,叶英你要不要一起?叶英苦笑着说,你去吧,我估计留不下来,毕业以后我还是回家算了。

王遗风从来不知道,博三的最后一年,叶英的右眼也开始看不见了。他悄悄去了趟医院,他对医生说,其实我很想做学问,他才三十岁,他还想看很多很多东西,譬如说屋子里堆成山的砖头书,譬如说和那个人约定过的家乡的山水,譬如A大雪后的样子……很多很多。医生摇摇头说,抱歉你不能再那么拼命地去看书了,否则你永远都看不见,永远。

叶英说能不能等他做完他的课题。他努力眨了眨眼睛,想看清医生的表情,视野里却是模模糊糊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周围有人窃窃私语说你看那个人那么年轻就要看不见了呢,真可惜……

医生的声音很清晰,医生说,等不了,要么现在就做手术,要么瞎。叶英礼貌地笑了笑走了出去,那个课题太重要了,他必须等。

走出医院的时候天气有些凉,叶英想,大概真的有天命一说,不论他如何拼命,总是无法逆天而行。

毕业的时候A大的领导突然说,叶英你留下吧,我们也挺需要一个魏晋史方向的研究员。同时留下的还有王遗风,而P大最终还是选择了更沉稳的谢渊。王遗风笑嘻嘻地说,留A大学校还给我俩分一套房子,挺好,也不用怎么收拾东西。

叶英说,我看不见了,你知不知道?王遗风说知道,我不想让你回H市,你天生就是做学术的料,过目不忘,下笔如神。以后你想听什么,我念给你听就是。

后来叶英上课时候,王遗风总是搬一把小凳坐在一边,帮叶英念念资料,写写板书。从第一声惊雷到冬雪阵阵,数十年来循环往复,从未间断。有学生曾经私下里和王遗风说:“老师你一手行书真好看,你不在出差的时候,叶老师的板书从来都是歪歪斜斜的,什么都看不清。”王遗风笑而不答,这些晚辈大约永远都不会知道叶英年轻的时候,也写的一手好字。某年他生日,同学有送乐谱的,送笛子的,唯独叶英花了一下午时间写了一幅字来送给他。

“纵酒山南千日醉,看花剑外十年狂。”字迹苍劲,力透纸背。少年人总是期望能乘万里风浪,而之后暮暮老矣,意气消磨,回首数十年,也只剩了相互扶持,教书育人而已。

王遗风也曾听见系里有人闲言碎语,说如果叶英双目未盲,也不至于拖累了同年的王遗风。若当年王遗风没有拒绝P大的邀请,大约这时候他在国内也已经是学术大牛,而不是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流学校做个小小的讲师。

确是人生遗憾,但若再选择一次,却仍不会更改。学术有成固然好,但在A大传道授业,也无什么不妥。他很喜欢听叶英讲课,比自己给学生讲课还要喜欢。每日里叶英授课时只是静静倚靠在讲台上,娓娓道来,偶尔提一段史料,有忘词时,便示意王遗风在身前一沓厚厚的资料里面找出来念给学生听。王遗风一字一句地念着,文章佶屈聱牙,颇是难懂,他悄悄偷眼望向叶英,看到对方微笑点头,便知道该停了。

直到很久很久的一个午后,王遗风捧着一本《文献通考》朗声诵读,他等着叶英如往常微笑点头,而叶英只是呆立着,一言不发。忽然“啪”一声,叶英手中的粉笔擦滑落在讲台上,紧接着,他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阿英……”

人总有生老病死,王遗风从来都看的很开,而那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只是觉得一生太短。

手术室的门被无力的推开,医生摘下口罩,微微沉痛地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请家属见最后一面吧。”只刹那,王遗风从未觉得医院的走廊是如斯阴森。

家属。高中毕业时候叶英19岁,从H市出来的时候,家里人都反对他读历史,说是穷酸职业没前途。叶英说我只是喜欢而已,此生不会再有其他。大学本科毕业,叶英23岁,毕业那年王遗风在A大后湖被大学覆盖的林荫道对叶英说喜欢。

叶英看着他说,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什么名分,也不会有祝福。

王遗风说,心之所依,便是此生归处。

之后数十年,两人相濡以沫,从少年意气到垂垂白首。在外人看来二人只是至交好友,唯有生命的尽头,有人称王遗风是,叶英的家属。

王遗风推门进去的时候,叶英脸色灰白,身上插满了管子。王遗风最后一次握住他的手,开口的时候只觉得声音前所未有的喑哑:“叶英,你眼睛不好,九泉之下,你缓缓而行,可稍稍等我。”掌中一片冰凉,眼前人毫无回应,他只是紧紧握着,想把自己的体温度给他,能够起死回生。

最终叶英还是没有醒来,偌大的家中空空荡荡。王遗风活了六十多年,从未觉得如此时这般百无聊赖。之后数年,王遗风闲来无事,挑着叶英的笔记来看,总觉得字里行间,还能找到故人踪迹。

终于某日,王遗风打开叶英生前的一本备课本,里面夹着一张黄的几乎无法辨认的相片,相片背面还有王遗风当时龙飞凤舞的大字:“六周年,A大落雪,与阿英同赏。”泪眼迷蒙间,王遗风看见其下有淡淡铅笔的印子,仔细辨认,却是叶英年轻时候的字迹:“予君之情,如青史绵长,至死不渝。”

 

 


评论
热度(43)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