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年岁如旧】序章+第一章

剑三校园现代正文系列

历史学系背景

OOC有逗比有,CP现在想到的是王遗风X叶英,李承恩X小七,裴元X洛风,李忘生X谢云流等,以上仅仅是CP不一定会在一起嗯。




【序】

王遗风随手打开《A大转专业考试预录取名单》,鼠标往下一拖,在历史学院的分类下面赫然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王遗风,原专业,心理学系;预录取,历史学系。”

考试通过是好事,可他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方才原专业的班主任给他通了个电话,告诉他因为学分问题,他必须转入新大一的历史学系再重新修一年,补足他缺漏的学分。

“一点都不想过完暑假,烦。”王遗风信手改了自己的QQ签名,紧接着QQ提示音一阵狂响,他被未读信息刷了个满屏。

【好友】【柳公子】评论:学弟新学期快乐。

【好友】【陈和尚】评论:学弟新学期快乐。

【好友】【陶寒亭】评论:学弟新学期快乐。

【好友】【花蝴蝶】评论:老王你留级了?

【好友】【沈眠风】评论:学弟新学期快乐,楼上楼下注意保持队形。

……

“次奥。”一向讲求文明礼貌的王同学坐在电脑前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这群顺利升入大二的老同学嘲讽技能简直都是点满了。

【一】

19岁,叶英第一次离开H市,送他的只有二弟叶晖。

高考结束填志愿的时候,父母一直希望他能够填报一个经济管理类的相关专业,说是将来好接手家业。当时叶孟秋和Z大经济学系的教授已经说好,如果叶英填报了Z大,那位教授可以保证他进入Z大最好的经济学专业。

可叶英拒绝了,他说:“我想学历史。”

叶孟秋气得差点没跳起来:“我家有律师,用不上你去念法学给自家打官司!”

“是历史。”叶英用普通话字正腔圆地重复了一遍,“爸,我想学中国历史。”

“侬脑子瓦特了?”老叶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就差把桌上的碗直接扣到儿子脑袋上去了,“你学这种穷酸专业有什么前途!你只管报,报了就别叫我爹我和你讲明了。”

叶英没回嘴,在志愿上面默默地填上了A大,历史学系,不服从调剂。

录取通知书到的那天,叶孟秋愤愤地甩给儿子5000大洋,说:“你去读!总有天你会悔死的!”

“我不会。”叶英捏着拳头在心里犟了一句。

 

九月的H市依旧是骄阳似火,城站候车室虽然开了空调,但是也架不住成千上百的客流,叶英和叶晖坐在候车室里面,闻着浑浊的空气,不由得有些昏昏欲睡。

“哥。你好好去上学,爸和妈这边,我会帮着劝劝。”叶晖一路都没说话,这时候才开了口。

“是不是我太固执了?”叶英有些后悔,“可我是真的喜欢这个专业,我觉得我以后都不会去喜欢别的东西了。”

“爸生气也是为以后想啦,大人总是想孩子少走弯路不是嘛。但是大哥你要是能够执着地去追寻一样东西,最后爸也肯定能理解的。”叶晖拍拍叶英的肩膀,有时候叶英有种错觉,在这个小自己几岁,却成熟的不成样子的弟弟面前,自己才是被照顾的那个。

叶晖把双手放在脑后,略略仰起头,口气有些憧憬:“大哥我两年后高考,我想填经济方向的。家里的事情我来就好了,到时候你要是研究出成果来,我还能和别人吹,我有个研究历史特别牛气的哥哥。”

“好好努力。”叶英点了点头,他一点都不担心叶晖的学习。去年叶晖考入了H市最有名的H二中,进入了重点班,期末的时候成绩大概排名在前二十,老师说照这个势头考个重点绰绰有余。

之后两人又开始沉默,其实兄弟之间相处十余年,很多东西都是心照不宣,并不必诉诸于口。

 

上了火车以后,临别的伤感一下子就被冲淡了,叶英有些吃力地把行李放在行李架上,扭头看了一下过道里来来往往的生面孔,不由得感叹一声:“原来大学开学季坐火车那么恐怖啊。”

他在靠窗的位子上坐定,拿出手机给叶晖发了条短信:“上车了,到了和你讲。”

叶晖回复的很快:“好,我也快到家了。”

火车开动的时候,叶英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一次是真的要离开这片自己居住了十九年的土地了。虽说也不是没有离开过家,在X中念书的时候他也是寄宿了三年,但毕竟是在家门口上学。每每遇到不顺的事情,和家里通个电话,母亲总说:“那阿英你晚上回来自习吧,总归是家里舒服。”

那之后的四年,纵然有千万的不开心,也只能是一个人在一个并不熟悉的地方,默默地扛过去了。

大概这就是别人口中的大学,以及成长。

此时叶英在火车上想了许多东西,关于大学四年努力的方向,关于毕业以后的去想,甚至想了要不要谈个对象。但后来事情的发展,却似乎,完全超出了这个19岁少年对于未来的认识。


评论(6)
热度(34)
  1. xss6623818xss坐定东楼张太岳 转载了此文字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