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年岁如旧】第二章

一天二更我也是拼。

哦对说一下,虽然王叶谢李在一个宿舍但是我真的不是李叶王谢党,看李叶王谢的对不起可以X掉了。我这么排只是因为剧情需要而已。嗯。



【二】

出站后,照例又是一片儿的人山人海。叶英被后面的人推推搡搡踉跄几步往前走,刚要转身建议一下身后那个略略有些肥胖的阿姨不要总是踩他的后脚跟时候,他又被一群热心的大叔围住了。

“同学去不去N县?”

“是不是去F县的上车就走!”

“去大学城吗?不打表三十一个人不坑你!”

W市的夕阳真是晃的人眼花,叶英有些晕晕乎乎地扶了扶架在鼻梁上大约五百度的近视眼镜,好容易摆脱了拉客的黑死机,晃悠着朝出租车上客点走。

一路上叶英发现有不少学校拍了高年级学生来接新生的队伍,清一色地穿着廉价的棉质T恤,胸前和背后印着XX大学或者XX学院XX字眼。叶英往人群中扫了好几遍,好像没有A大社会学院。

低头一看表,北京时间16:30分,大概是收摊回去吃晚饭了。学弟学妹再是小鲜肉,也比不上真正用五谷杂粮填饱肚子重要。

叶英不由得觉得有些沮丧,忽然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两下,依旧是叶晖的短信:“到了没?”

叶英嘴角勾了勾,虽然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但毕竟亲兄弟还是亲兄弟,他右手扶着行李箱,左手飞快打字:“到了,平安,勿念。”刚要按发送键的瞬间,他重重地被人推了一把,手机差点脱手飞了出去。

叶英一面匆匆按了发送,一面转身去看,身后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国字脸学生一脸歉意地说:“啊,抱歉。”叶英勉强笑了笑,把手机放进裤兜里,转身要走时又被那国字脸学生拉住。那学生挠了挠头,问:“对了同学,你知道A大新校区怎么去么?”

叶英摇摇头:“我也大一,不知道。你要不嫌麻烦的话,我们打的拼车走?”

上了车叶英才知道这个国字脸同学叫谢渊,也是历史系大一的新生,湖南考生,老家却是在河南。

谢渊是个比较健谈的北方人,人也豪爽,不多时就和司机师傅拉上了家常。叶英眼睁睁看着谢渊一路从湖南的菜系聊到了W市的美食街,顺便再打听了一下W市的基本情况。

下车时候,谢渊和叶英依旧把W市和A大的情况摸了个大概。W市是A省里算是比较富裕的一个城市,A大算是W市为数不多的省属重点高校之一,就读的学生省内省外各占一半。A大是所百年老校,分两个校区,旧校区在市中心,里面基本上是理科专业;而叶英和谢渊所在的历史学系,前几天随着新校区的建成,一起搬到了比较偏远的大学城里。而大学城到市中心,大约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也不算是十分方便。

叶英听说学校在郊区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脑海里面浮现出一片荒野上坐落着一个光秃秃的希望小学的画面,而出租停下时候,叶英眼前的,却是一个大的让人感觉发懵的学校。

校门口并不荒凉,从校门口往两旁延伸着花花绿绿卖生活用品的摊子,摊主多是些年轻面孔。耳旁不断的是买主和卖主的讨价还价声,汽车喇叭声,各学院迎新生的吆喝声。

眼前的场景比W市的夕阳更晃人眼睛。

倒是谢渊眼明手快地找到了历史学系迎新的牌子,交录取通知,领饭卡,取宿舍钥匙一气呵成,顺便还帮了帮还在云里雾里的叶英。

“我和你是一个宿舍!”谢渊声音里透出些许兴奋,“17栋307!缘分呐!”

叶英依旧是礼貌地道了声谢,把宿舍号和自己的名字仔仔细细地对了一遍,顺便看了看室友的情况。

17#307:

1号床,谢渊,湖南,110XXXXX。

2号床,李承恩,河南,110XXXXX。

3号床,叶英,浙江,110XXXXX。

4号床,王遗风,山东,100XXXXX。

“咦?”叶英蓦然注意到四号床那位姓王的同学的学号似乎和其他三个室友的不大一样,他刚想问一问工作人员,却被谢渊拽着往寝室方向走。

谢渊一路上都挺兴奋,打开宿舍大门的瞬间还不忘对叶英说:“你看是四人间哎!不是上下铺!有独立柜子!还有自己的书桌书架!早听说A大条件好。”

“其实B区条件算差的。”屋里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新建的C区才是真好,以后的D区还是高层带电梯的双人间。A区和B区算是穷酸了。凑合住吧。”

叶英从谢渊身后瞧了瞧屋子里面的情况,却见最里面靠左的一张铺字已经收拾停当,一个瘦高的白衬衫青年正坐在椅子上敲打着键盘,见有人来,随便打个招呼,又开始闷头玩游戏。

谢渊打了个哈哈,甩下行李便往那白衬衫青年方向看:“同学你来的好早,我叫谢渊,湖南的。”

“哦。”那白衬衫青年发出一个单音节,算是答应了。谢渊讨了个没趣,便转身收拾铺子去了。

叶英顺着床上贴得号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铺位,靠窗右手,和那个白衬衫背靠背。叶英偷偷瞥了一眼白衬衫的铺位,床头上挂着一个大大的4字,他记起来应该是那个山东籍的,名字似乎是叫,王遗风?

“同学。”叶英礼貌地拍了拍王遗风的背,后者右手鼠标仍在不停地点点点,好容易从游戏里面拔出头来,一脸的不耐烦。叶英指了指自己饭卡上的学号:“你叫王遗风是吧,你学号是不是有问题,我和谢渊都是110开头的,你的却是100开头的,是不是教务那边弄错了?”

王遗风咔哒咔哒点鼠标的声音顿了一下,随即又扭头回去:“没有。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你不用多管。还有问题吗?”

叶英想了想,又认认真真地问:“你知道卧具在哪儿领不?”

那头谢渊嘟哝了一句:“叶英你问他干什么,他也是新生,还那么拽……一会儿我收拾好了带你去……”

“新生就是麻烦。”王遗风不等谢渊叨完,起身关了游戏,对叶英笑了笑,“那地方不好找,我带你去吧,顺便熟悉熟悉校园。”


评论
热度(22)
  1. xss6623818xss坐定东楼张太岳 转载了此文字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