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年岁如旧】第三章

报到第一晚的故事,主要是吐槽食堂OTZ

说起来A大和W市的原型的确是我自己所在的学校,至于什么学校反正你们随便都能猜到了嗯。那么明显的……描述……

这样写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有什么想象力。

这章有点崩坏了好像,之后就是细水长流的流水账形式wwww。



【三】

出宿舍门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王遗风掏出手机看了看,一脸沉痛地说叶英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领被褥的地方……好像下班了……”

叶英感觉脑袋里被一片“卧槽”的弹幕刷屏了,而眼前这个沉痛的一脸欠揍的青年若有所思地继续说:“这种情况,如果不出意外,要么今晚你和我挤一张床,要么你去抢那个姓谢的被褥。”

“为什么不是抢你的被褥?”叶英提出了另一种可能。

王遗风认真思索了一下,上下扫了叶英两眼,回答的十分诚实:“你打不过我,但是我可以帮你去抢别人的被褥。”

简直禽兽。叶英在心里狠狠地呸了一声,心情更加沮丧了。他觉得他一定是被家里的老头子诅咒了,否则报道之路绝不会如此心塞。

王遗风倒是笃悠悠地转了转挂在食指上的一大串钥匙,靠在寝室楼的大门上,说出了一串儿无数TVB剧说烂了的台词:“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被褥的事呢,是不能强求的。所谓吉人自有天相,做人最要紧的就是开心。饿不饿,我带你去吃饭……”

“……好吧。”虽然叶英非常想把寝室楼下的暖水瓶糊王遗风一脸,但是秉着对同学要团结友爱的原则,他还是默默忍了。何况,他的确挺饿的,火车上的中餐又贵又不顶饱。

“A大有两个食堂,一食堂近点但是伙食差,二食堂略远,靠近C区,但是伙食相对好点。其实都是地沟油,你想去哪儿?”王遗风带着叶英走出宿舍,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叶英介绍着学校食堂的基本情况。

“不辣的。”叶英给出的要求十分简单粗暴,王遗风想了想,说:“那很少了,A大基本上是辣菜。你哪里人啊?”

“浙江H市。”

王遗风恍然大悟般地说:“哦对,我以前也有同学是浙江的,饮食习惯是不大一样。我记得二食堂三楼有家面条不放辣子,不知道你吃不吃得习惯。”

“随意了。”叶英此刻心里烦躁着被褥的事情,也没工夫去想晚饭到底应该吃点什么精细的,来纪念自己在A大的第一顿。

走进食堂王遗风很嫌弃地拎了一个盘子递给叶英:“又没洗干净,都是油。估计食堂阿姨洗盘子都不放洗洁精的。你没洁癖吧?”

叶英摇摇头,抓盘子的时候只觉得手上滑不溜秋的,沾了一手油腻。他深刻地觉得,这不是洁癖能够解释的问题。王遗风摇头晃脑地说:“A大啊,就一个后勤集团,所以这个食堂质量你不要太期待。现在还没到中秋,应该不会有月饼炒辣椒这种神作。不过昨天我被食堂一个大叔扯着打了一份妙脆角炒虾。”

“反正我不吃辣。”叶英耸耸肩,表示他毫无压力。不过王遗风不经意间放了个大招:“我知道你吃甜,你可以尝试小炒家的甜羹,包管吃了忘不了。”

“你吃过?”

“呃……”王遗风纠结了一下,“都是黑历史,不要提。反正吃食堂要的就是保守小心,越是狂霸酷炫吊炸天的菜你千万不要点,分分钟刷新你的三观。比较食堂菜是中国第十大菜系,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出来。”

叶英觉得王遗风用血泪总结出来的道理还是十分靠谱的,于是他在“千张鸡丝面、番茄炒蛋面、红烧牛肉面、羊肉烩面、牛肉烩面、鸡蛋炒饼……”这一串儿他熟悉的不熟悉的菜名中,最终还是保守地选择了“番茄炒蛋面”这个选项。

从叶英十几年的人生经验中,他觉得番茄炒蛋这种家常菜,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幺蛾子。王遗风挑挑眉头:“你喜欢吃西红柿炒番茄?”

“是番茄炒蛋谢谢。”叶英礼貌地纠正了王遗风的口误。王遗风指着食堂阿姨用勺子加在叶英面汤里的一大勺看不到任何黄色鸡蛋成分的番茄,用一种极其学术的口气说:“同学,请问这份面里的鸡蛋含量有没有超过5%?我们可以做一个实验。”

叶英觉得竟然无法反驳,A大给他的印象更心塞了。除了报道没人接,寝室里面没领到被褥,吃个晚饭居然还被室友嘲笑了,简直人干事。

“如果你这几天掉了饭卡,就更心塞了。”王遗风坐在他对面看着叶英摘下眼镜吸溜着面条,“A大食堂不接受现金。首先声明,我很穷。”

叶英下意识地抓了一下扔在餐盘上的饭卡,王遗风笑笑:“名字倒是好听,叶英,简单好记。我记性不好,超过三个字的名字记不住。”

“现实中有很多超过三个字的名字么?”叶英忍不住吐槽一句,不料对方特别痛心疾首地说:“你不知道,我之前的辅导员名字叫阿拉木曲比,大概是新疆那边过来的,这个阿拉木曲比是他本名,后面还有一长串儿。每次找他有事,我都特别纠结。”

“纠结什么。”叶英继续和碗里的西红柿炒番茄做着斗争,而王遗风重重敲了一下桌子,说:“你想啊,我叫他啥?阿拉木老师?曲比老师?叫的不好就是民族问题好么。后来班里人讨论了一下,图省事,老师喜欢牡丹,然后我们顺口就喊牡丹姐姐了嗯。”

“……”叶英不知槽从何吐起,只是装作在努力吃面条,不得不说,虽然没有多少蛋沫,但是面还是很香的,因为太饿了。

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将近七点,王遗风顺路打了两瓶水,他觉得作为一个多一年大学经验的学长级新生,他还是应该照顾一下像叶英这种看上去生活自理不能的小学弟的。

推开寝室的门,2号床的李承恩同学已经收拾停当,和谢渊已经从高考成绩聊到了大学期末考试的问题。王遗风看见李承恩第一眼就觉得很扎眼,大概是因为一寝不容二草的缘故。

王遗风自己觉得长得还是很高大帅气的,而眼前的李承恩则是一身儿的名牌,竖着一个飞机头,身上香水味呛的人一个脑袋两个大。他本能的觉得女生都好这口,酷炫狂霸有钱总裁型的,搁谁都会心动一动。

不过王同学走的一直是文艺忧郁路线,他觉得低调美才是真的美。

叶英完全没有注意到寝室两大帅哥一见面的眼神交锋和心理活动,他仍旧在考虑在A大一个晚上是睡地铺还是趴桌子,反正床上的完全没得睡。

谢渊看了看叶英空空的床铺,慰问了一句:“叶英你没带卧具也没领么?那晚上只能辛苦睡椅子了,四把椅子拼一张床,凑合睡吧。”

李承恩对着镜子打理着头上的几根毛,吹着口哨不说话。王遗风对此深表遗憾和心疼。不过王同学秉承觉得作为学长还是要照顾一下小学弟,于是装模作样地打开电脑,对叶英说:“我晚上要写点东西,估计睡得晚。你先上我床躺会儿,总比没得睡强。”

叶英道了声谢,匆匆洗漱了一下就抱着时下一本畅销小说爬上了王遗风的床。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除了在下面敲打键盘的王遗风,谢渊和李承恩都已经开始打起了呼噜。叶英也有些困倦,他支起身子看了看底下开着小灯的王遗风。王遗风礼貌地抬头笑笑,起身帮他关了寝室的顶灯,口唇微动,无声无息地对叶英说了两个字“晚安”。

偌大的寝室万籁俱寂,只有王遗风偶尔点两下鼠标的声音,还有黑暗中,王遗风桌前台灯的光亮。

忽然觉得很安心,没来由地。好像小时候父亲出差去,自己睡在母亲房间里面,看着母亲的背影和并不明亮的白炽灯光,黑暗,也并不是那么可怕。


评论(2)
热度(22)
  1. xss6623818xss坐定东楼张太岳 转载了此文字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