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年岁如旧】第五章

终于在面试之前又作了次死。第五章大约是第一次班会相关。

这章王同学攻气全开啊www



其实A大军训前的生活还是十分安逸的,这给新生们一种错觉,觉得A大是一个很人性的学校。

307寝室的日常总是意外的和谐,开着视频和各种妹子聊天的李承恩,抱着手机和叶晖聊天的叶英,独自K书的谢渊,以及天天用电脑码字的文艺少年王遗风。用王遗风的话说,他喜欢这个寝室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室友之间的关系和谐,而恰恰相反的,他很享受这种互不干扰的生活。

“下午班会啊。”临中午的时候,谢渊终于关掉了他的劣质复读机,从抽屉里拿出饭盒,出门时候还不忘提醒室友一句。说实话,谢渊是个很热心的人。

寝室里并没有人接话,王遗风直接是无视了这个河南汉子的存在,因为他觉得谢渊公放了一早上的BBC录音让他很烦躁;而李承恩忙着给妹子介绍“七秀坊”新出的香水,没空搭理同性生物的招呼;剩下的叶英则是一个人出神,他在思考中午吃什么。

“吃饭去了。不写了!”王遗风有些恼火地关掉了电脑,随便扯了一件衣服套在身上。

用王遗风的话说,大学的第一次全班性集会,是很能看出一个人野心的。之后四年,班上七八十号人,会走什么样的路,做什么样的事情,在那短短的一个小时里面,其实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不过如叶英这样比较怯场的,可能是个例外:“我叫叶英,浙江人。爱好……”叶英想了很久,他实在是找不到一件可以称之为爱好的事情,于是他局促了一会儿,坐回了位子上。

这样的自我介绍,总是不会为人所记住的,而那些充满野心的人,则会在班会上做一些自以为很聪明的暗示。

有抱负如谢渊之流的在讲台上侃侃而谈他对于大学的憧憬和愿望的时候,叶英瞥见坐在前排的辅导员宫傲微微点了点头。斜着身子坐在叶英身边的王遗风则是转着一只钢笔,不屑地嗤笑:“虚伪。”

王遗风一直是比较无欲无求,自诩为超脱物外的人,用他口中的王氏哲学而言,过的好坏于他而言并没有太大影响。他的养父严纶是系里资历比较老的学术大牛,就算王遗风是个智商不超过60的傻子,他也能进入A大学习,混个毕业文凭绰绰有余。

像A大从来都不会少牛人,比如王遗风隔壁宿舍的陕西籍从纯阳高中升上来的谢云流和李忘生,据说高中时候就跟着院里第一学霸教授吕洞宾做文化史相关的研究。其实按照谢云流的分数,离历史学录取线还差了那么一两分,结果吕老头大手一挥,让柳风骨破格招了谢云流,美其名曰:“不拘一格用人才”。

像叶英这样靠着自己一张明明白白的高考卷进来的,在这些张扬无忌的少年面前,显得有些单薄和无力。

“这个世界就是看爹看脸。”许多年后有人这样总结。这一点,王遗风一直看得很透,比如他在参加班会之前,严纶已经从宫傲那边打听到了他们班班委会的组成人员。严纶语重心长地对自家孩子说:“你先混个副班的闲职坐着,然后院会那边挂个职位,以后好保研。”

所以当宫傲一本正经地宣读班委名单的时候,王遗风只是趴在桌子上,念到他名字的时候,他只是趴在桌子上玩笔,并没有像谢渊一样站起身来和全班同学打个招呼。

“这时候你是不是应该站起来,感谢一下组织的栽培的同学的信任?”另一边的李承恩捅了捅他的胳膊。王遗风哼哼了两声,把脸拧到了叶英那头,笑嘻嘻地问:“叶英你觉得呢?”

“挺好。”叶英的答案向来是简单利落,不会超过五个字。

其实王遗风有点不开心,并不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副班的职位是靠着他老爹的关系赢来的,而是他很不爽谢渊。其实宫傲定的班长的人选原本是谢云流,但是谢渊的那番演讲的确是十分的打动人心,于是宫老师临场把班长的人选换了,把谢云流挪到了团支书的位置,而原本内定的团支书李忘生则成了组织委员的闲职。

王遗风特别讨厌谢渊,这与他看不惯李承恩的高调不同,他只是没来由地厌恶那种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的人,简单说,他讨厌被一个书呆子管。

班会结束后,谢渊觉得有必要树立一下作为班长的威信,于是拍了拍手,说:“我希望班委在会后能够留下来,我们商讨一下关于未来班级的建设。”

叶英觉得之后应该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于是随便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吃饭。他刚要站起身出门的瞬间,他的右手被人狠狠拽住了。王遗风歪歪斜斜地靠在椅子背上,右手插在裤兜里,仅凭一只左手就把叶英的右手狠狠按在了桌子上。这个被后来的学弟学妹刷了无数遍yooooooo的经典段子,起因仅仅是因为我们的王遗风同学想和谢渊唱个反调。

“等我一块儿吃饭。”王遗风无视了一边李承恩差异的目光。李承恩挎着背包,以为叶英和王遗风闹了别扭,于是上来打圆场:“吃饭啊,那一起好了。”

“没说你。”王遗风被李承恩身上的古龙香水呛了连续打了三个喷嚏,赶紧对他挥手,“你再不去吃饭,三楼的鸡腿可卖光了。”李承恩摸着脑袋嘟哝两声,被走过来的丁君扯着往篮球场去了。

这一切在谢渊看来,完全是王遗风如一个恶霸在欺负叶英,于是他走过来拍了拍王遗风肩膀说:“这是班委会哎,不是班委的同学早点回去吧。”后者不着痕迹地把谢渊的手从肩膀上抹了下去,用他特有懒散的强调说:“领导也要听取基层的意见嘛。”

叶英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那我去最后一排看会儿书好了,王遗风你开完会喊我就是了。”

而后来的一个小时里,王遗风不得不承认谢渊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即使在他的百般挑刺下,谢渊仍旧把军训期间的班务安排地井井有条。谢云流拍了拍谢渊的肩膀,不经意地夸了一句:“老谢真有你的。”这让王遗风觉得很没面子,他想了想,掏出手机给严纶发了条短信:“军训不参加了,没意思。”

严纶非常通情达理地同意了王遗风的申请,不过有个条件,替文院的子虚老头做个李杜年谱。王遗风不由得捂脸长叹,怎么就忘记了自家老爹正在和文院联手做课题,自己可不就是现成的廉价劳动力么。

 


评论(8)
热度(21)
  1. xss6623818xss坐定东楼张太岳 转载了此文字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