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黄沐】路长终分歧

正文是BE,但是想了想不能太后妈于是又加了个很崩坏的HE番外。

真的是特别喜欢的一对全职CP

主黄沐,有喻楚



“分手吧。”黄少天捏着手机,看着屏幕上刺眼的三个字,他话唠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觉得自己词穷。

联盟第一的手速疯子回短信的时候回得异常的慢,某一刹那他觉得自己是被队长附体了,他哆嗦着手指在屏幕敲击,出现的字眼熟悉无比,如她最喜欢看的电视剧里面痴男怨女们分分合合的日常:“好,祝你幸福。”

打完以后黄少天又觉得烂俗,完全不符合联盟第一剑客一贯以来帅气的风格,于是又草草地删除了事。

“少天。干什么呢!”喻文州捧着一杯热咖啡从训练室里面出来,黄少天站在走道的暗处,他看不清后者脸上的表情。而后者则是力持平静地说:“累了,吹吹风。”

喻文州第一感觉就是,黄少天很不对劲。一般他和黄少天打招呼,黄少天都会跳起来用胳膊搂着他的脖子说:“哈哈哈哈哈队长今天训练量很大啊我真的特别累啊我出来吹吹风哈哈哈哈我一会儿就回去队长你不要急对了上次对兴欣的录像带你看了么我觉得@#%#¥%#%¥@#……”而这次,话唠剑圣的回答,生生地没有超过五个字。

出现这种情况,喻文州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和黄少天相处的经历,上一次似乎是……第八赛季总决赛,蓝雨输给了轮回,黄少天面对媒体,说,我什么都不想说。

“你和沐橙……吵架了?”于是喻文州作了另一种假设。黄少天仍旧沉默不答,把手抄在兜里抬头看天花板,不知道是没有听见,还是不愿回答。

喻文州觉得自己啰嗦得像个唐僧:“少天啊,女孩子这种事情,作为男生总是要容让一点的。你看我和云秀吵架的时候,我不是……”

“她和你提过分手没有?”黄少天很烦躁,“我和她没有吵架,我们分手了。”说出分手的时候,黄少天的声音明显地抖了一下,紧接着他用力抹了抹自己的脸,好似恢复了往日那个飞扬跳脱的青年。他用力拍了拍自家队长的肩膀,脸上挤出几分笑容:“没事啦别担心啦,不就是分个手嘛!来来来我们pkpkpkpkpkpkpkpk!输的人请吃饭就这么说定了不许抵赖!”他说着,随手把手机调成了关机,往训练室里面走去。喻文州还想说什么,却听黄少天在里面闹哄哄地拉着卢瀚文说:“小卢你这个剑影步不对啊让本剑圣给你示范一下什么叫神之剑影步!我教你个好玩的,下次你和队长去试试哈哈哈哈包管有用!”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掏出手机给楚云秀发了个短信:“少天和沐橙分手了你知不知道。”

云秀回短信的速度飞快:“不知道。”

喻文州皱了皱眉,继续回复:“当我没说。”

 

黄少天是喜欢苏沐橙的,是发自内心的不顾一切的喜欢。分手那晚,他躺在宿舍的床板上,开着一盏略略有些昏暗的床头灯,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天花板。其实晚上队长和队友说了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见去,他不知道自己在训练室扯着卢瀚文究竟说了什么,他脑子里乱哄哄的,反反复复只有三个字“分手吧”。

他并不想跑到H市去问苏沐橙分手的理由,理由,他是知道的。异地恋,太辛苦,也太委屈她了,就这样没有未来地吊着,的确是耽误人家妹子青春。

他也记不清那晚上究竟自己有没有睡着,或者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而等他意识清醒的时候,脑子里没来由地是苏沐橙放大了的笑脸:“你好我叫苏沐橙,你叫黄少天是吧。”这已经是哪年的老黄历了?黄少天都快记不清了。

他摸着手机,看了看时间,忽然一下子连迷糊都没有了——已经早上10点了,要命,错过训练。他胡乱地抓了几件衣服套在身上,刷牙洗脸整理发型开门冲锋几个动作一气呵成。正当他要以百米十三秒的速度冲向训练室的时候,对面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喻文州有些茫然地问:“少天你去哪里?”

“诶?”黄少天一下子愣了,“训练啊!队长你也睡过了么哈哈哈哈哈好巧哈哈哈哈!不应该啊等等!队长怎么可能睡过!难道是训练室被人炸了……”

喻文州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说:“昨天不是和你说了么,这周末停训。李远郑轩和小卢他们都去城郊玩了。我去机场接云秀,她周末过来玩,你要一起去么?”

“哦哦,不用了吧。电灯泡太亮了。”黄少天有点尴尬地笑笑,摸摸鼻子转身又进了房间。他有些失落,甚至有些羡慕喻文州。他想着如果自己没有分手的话,可能自己才是去机场接人的那个。他用力敲敲自己脑袋,打开了手边的一本军事杂志。

如果你很难受,那么就让忙碌充实自己把,当你手头上有做不完的事情的时候,你就不会去挂念让你悲伤的事情了。让忙碌召唤时光,让时光抹去悲伤。

而事实上,看书并不是一个能够召唤抹去悲伤时光的好方法。黄少天努力看着密密麻麻的小字和军备介绍,看见二战苏军的苏字的时候,他总是下意识地跳出一个现在他完全不想想到的名字。紧接着整个杂志好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满纸漫卷的都是苏沐橙的名字,耳边全是苏沐橙的声音。

“我们不会有未来的。现实已经如白纸黑字的审判书一样写在我面前了。”黄少天这样和自己说,“我在G市,她在H市,最快的T字头火车是16小时25分。我大约一年去两次H市,我今年……”黄少天不想再算下去了,觉得这毫无意义。苏沐橙提出的分手是冷静的,也是最理性的选择。

 

可就是……心有不甘。

黄少天继续躺着看天花板想心事,他在思考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如果继续走下去,那么他和苏沐橙中有一人势必要选择退役或者转会,然后去对方的城市。

最佳搭档当然不可能拆散,那么自己呢?

他举起右手,回想起某个夏天,他告诉喻文州:“如果术士是诅咒,剑客是利剑的话,我愿意为你破开混沌,刺破虚无,看透未来一切的未知。我们会是剑盟中最闪耀的组合,剑与诅咒会是一个不可超越的传说。”

他和喻文州就像生死兄弟一样,但凡缺了一个人,那么剑与诅咒的组合,都将不复存在,就如同那个不会再现的繁花血景一般。

他越想越烦躁,于是打开手机无聊地开始翻相册。相册里面大多都是战术截图,队友的日常,还有……苏沐橙和自己。

 

第一张照片是他第一次去H市和苏沐橙告白的时候,那时候正值12月。苏沐橙和他开玩笑,说:“剑圣大人,要是你能在兴欣门口那排银杏叶子落光之前过来,我就答应你呀。”

那个赛季特别漫长,蓝雨和微草比赛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初了,黄少天在结束了和王不留行的单人赛之后,马不停蹄地扒上了去H市的火车。K字头的火车环境一向十分糟糕,而黄少天匆忙之间没有买到座位票,于是在火车上半睡半醒地等了十六个小时。在H市城战下车的时候,黄少天承认,他快要吐了。

而更悲伤的事情是,晚上到站的时候,我们的剑圣大人发现,H市的银杏叶子快要落得差不多了。

坐在去兴欣的公交车上,黄少天看着来往车流,车灯照在玻璃上,整个H市显得光怪陆离。下车的时候,黄少天走在一排排光秃秃的银杏树下,他觉得他都快要哭出来了。

“黄烦烦,你这是什么表情!”他不知道自己拖着疲劳的步伐走了多久,直到听见有一个熟悉的清脆声音喊他。他抬起头,看向那个声音。后来黄少天说,这是他一辈子,看过的最美的风景——穿着羽绒衣的少女,站在一条街上唯一一棵还未曾落叶的银杏树下,黄色的路灯照在少女的脸颊上,温柔而安静。那时候黄少天觉得自己像是言情剧的男主角,虽然下一刻,苏沐橙打破了他的幻想。后者指着他哈哈大笑:“黄烦烦你头上好脏身上全是烟味快去洗澡快去洗澡!”

后来黄少天特别文艺地捡了一片银杏叶子,拍了一张照片,发了微博说:“你不肯落叶,一定是在等我来@苏沐橙V”

而苏沐橙的转发则是:“胡说,因为那块儿特别暖和!”

后面的照片大多是苏沐橙用黄少天的手机照的,大多是街头巷尾的好吃的,还有黄少天出丑时候的样子。黄少天想,分手了就删了吧,反正都要过去了,可是临到按删除这个键的时候,他怎么都下不去手,就和他无法回复那条“分手吧”的短信,一模一样。黄少天用力握着手机,眼睛热热的,他打开微博,如是写道:

好的我知道了,我们会遇到更好的人,会有更适合我的人照顾你。这样就已经足够好了,即使那个人不是我也没有什么关系的。

12月了H市的江风挺大的记得穿暖,虽然我现在也没有什么立场说这样的话了,就当是最后一次好了。

写完,点击好友圈,发送。黄少天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切都结束了,从心照不宣,到渐行渐远,这就是所谓的天命吧。

【ps.看BE的到这里就结束了,另外放个HE的小番外,作者也是十分有人性的】

 

 

番外HE系列:

评论:苏沐橙V:

黄烦烦你要死了是不是,我给我同学的短信错发到你手机上了我人在外面手机没电了,你居然……

黄少天V回复苏沐橙V:到底是什么鬼你给我说清楚啊啊啊啊啊我伤心了好久QAQ

苏沐橙V回复黄少天V:我同学遇到了一个渣男问我怎么办,我告诉他分手吧,然后我手一抖……

黄少天V回复苏沐橙V:所以说我们没有分手对不对!啊啊啊好开心我要去跑圈了!

苏沐橙V回复黄少天V:嗯,我这周末来G市记得来接站啊w

黄少天V回复苏沐橙V:好好好你要吃什么我都给你买买买我们一起去压马路上周云秀和队长秀恩爱我简直受不了了我们也要秀秀秀!

 


评论(10)
热度(35)
  1. xss6623818xss坐定东楼张太岳 转载了此文字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