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黄沐】你听这一首情歌

灵感来自天落同名歌《你听这一首情歌》

黄沐HE

校园AU


带球,过人,上篮。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入篮网之中,然后重重地砸在地板上。而后哨声遽然响起,第四节终于结束。

比分:60:47

黄少天抹了抹脸上的汗水,狠狠地盯了一眼对方的小前锋。白色运动衫,理着很干净的短发,看上去斯斯文文,但是在球场上的得分率实在是高的吓人。

据说那人今年高三,读理科,名叫苏沐秋,是R校有名的篮球好手。黄少天自问投得一手好三分球,但是面对对方严密的盯人防守,再高的命中也是毫无办法。

队长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脑袋,递过来一瓶运动饮料,说:“少天,下次来过。”

“又输了好烦!要是刚刚我那个三分不投丢就肯定不会被拉开比分了,明明能投中的偏偏打在篮板上,一定是我早上出门没看黄历才会那么倒霉。”黄少天一脸不爽地拧着瓶盖子,有些挑衅地看着苏沐秋。而苏沐秋则是完全没有看到这个高一的学弟,只顾着和同队的叶修勾肩搭背地说着刚才的比赛。

“不就是赢了两场嘛,我就是不服啊,有本事我们单挑一对一啊!单挑单挑单挑啊……”被无视的黄少天有些炸毛,他觉得以他的水准单挑还是能干一干苏沐秋的。

“哥哥!”黄少天正想冲苏沐秋比个中指,忽然人群里窜出一个披肩发,一米六左右的小姑娘,扯着苏沐秋笑得眉眼弯弯,“刚才你打的真好!和叶修哥的配合棒透了。”

苏沐秋有些宠溺地拍拍妹妹的脑袋:“你们没课?”

“嘿嘿。自习嘛!我找了借口就溜出来了呀。”小姑娘眨眨眼睛,从身后变戏法般地摸出两包零食,塞在苏沐秋和叶修怀里,“饿了吧!快吃!我刚去超市买的。”

“你自己少吃点零食啊,零食吃多了长不高嫁不出去。”叶修擦擦手,撕开包装袋,捞了几片薯片开始嚼。

“长太高也会嫁不出去。”苏沐秋在一旁反唇相讥,“我妹子长得好看怎么都嫁的出去。”

“苏沐秋有妹妹?”黄少天呆了一呆,“还这么可爱?”

喻文州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你刚听说?这可是新生女神!开学时候还做了报告你不记得了?”

“开学典礼全是人我哪记得住。再说我长这么高离主席台那么远,就算上面是西施我也看不清啊。”黄少天摇摇头,“对了,她几班的?资料你有么?”

“什么资料?”

“姓名,班级,学号,血型,星座,三围……”

“你还信这个?你要干嘛?”

“我要追她。”黄少天做了一个斩钉截铁的姿势。

“你有病。”喻文州彻底无语了,“高一七班,苏沐橙。别的我不清楚,反正追她的男生,已经可以从校门口排到食堂了,你说要不要我帮你去疏通疏通,插个队?”

“苏沐橙是吧!名字比她哥好听多了,长得也顺眼。”黄少天完全无视了喻文州下面一段客观建议,抱起自己的书包衣服欢天喜地地走了。

“但愿傻人有傻福。”喻文州感觉太阳穴更涨了。

 

黄少天所在的高一三班正好在七班的楼下,有时候上课时候他总会抬头看看天花板,然后想象苏沐橙在上面认真学习的样子。等他回过神来,老师已经站在面前使劲敲着他的桌子:“黄少天同学你是在流鼻血吗?上课一直看天花板。”

黄少天回过神来,看见一个班级的人都盯着他笑,他脸上红红的,慌乱开始翻不知道讲到哪里的课本。同桌喻文州指了指自己的课本,说:“刚讲到羟基。”

“哦哦哦好。”黄少天在心里狠狠拥抱了一下喻文州,把书翻得哗哗响,老师无奈地摇摇头,转过身去继续讲题目。

“你上课开什么小差。”喻文州看老师转身板书,轻轻教训了一句。黄少天挠挠头,嘟哝一句:“化学那么无聊,又不能玩球,看天花板都比看黑板好,我头都要炸了。”

“苏沐橙成绩段里前三。你不好好听课,回头追人家资本都没有。”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看瘫在桌上的黄少天,仿佛瞬间就看透了一切。

黄少天耸耸肩,他从来不在乎这个,他从小就聪明,很多功课上课随便听听就能考到全班前几。就算是在顶尖的R校,在班级也能混个中上水平。

我能考60为啥要考61,这是黄少天的人生信条,学习差不多就行了,没必要太过认真。喻文州每每提点他要好好上自习,少打球,黄少天总是打个哈哈,转身就摸着篮球,找郑轩等一帮兄弟上篮球场不服单练去了。

后来黄少天注意到,苏沐橙经常去球场看苏沐秋和叶修打球,帮他们抱着衣服和水瓶。苏沐秋经常催妹妹回去上自习,而苏沐橙则是笑嘻嘻地说,我可以在这里背单词呀。

黄少天撇撇嘴,要是苏妹子能帮他拿衣服,看他打球,他觉得自己能单挑十个。他努力地运球,上篮,把篮筐砸的哐哐响,而苏沐橙始终没有看他一眼。

黄少天大汗淋漓地靠着球架下面,想,苏妹子,到底喜欢什么呢。他用自己的方式去喜欢一个人,而那个人始终看不到他。

那天晚上黄少天神神秘秘地把叶修从教室里拉出来,问:“苏沐橙是不是你认识?”

叶修很随意,但又带着几分傲气地说:“是啊,我妹子。”

黄少天愣了一下:“不是苏沐秋的妹子么?”

“苏沐秋的妹子就是我妹子。苏沐秋是我哥。”叶修一脸笃定,然后皱着眉打量了一下黄少天,“你问我妹子干啥?想追?”

“呃……”黄少天语塞了一下,平时语言功能异于常人的他这时忽然觉得自己大脑语言中枢出现的短路,“不是……啊……不……对,我就是想追她。她喜欢啥?”

“反正不喜欢你。”叶修觉得他很无聊,这种问题他经常被人拖出来问,问的多了,就算叶修脾气再好,也有些烦了。他见黄少天喊他出来就为了苏沐橙的事情,便挥挥手要去教室:“我物理还有两张卷子没完呢。老冯明天课上检查。”

“你就和我说说呗。”黄少天赶忙一把拉住叶修,而后者嗤地笑了一声,“黄少天,你连沐橙的喜好都不知道,你就想追人家,是不是有点可笑了。”

“我……”黄少天一个愣神,叶修已经拖着脚步进了教室,继续做长长的竞赛卷子。黄少天一个人站在人来人往的走廊里,有些茫然。

他从前也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初中的时候,他也喜欢过一个女生。他不知道为什么追人家,也不知道那个女生喜欢什么,只是觉得好看,心动,然后就追了。送花,写文章,玩球耍帅,然后自然而然地写情书,告白,在一起。不过没有多久,女生说,分手吧,黄少天。黄少天你好幼稚,你什么都不懂。

十一月的晚风吹的黄少天一个激灵,把涌上来的热血吹得冷静了一些。他做了一个决定,这一次,他一定要弄明白为什么喜欢苏沐橙,然后坦坦荡荡地告诉她。

 

苏沐橙,女,高一七班团支书,水瓶座B型血,爱好大概是吃零食和看书。这是黄少天辗转多人打听到的消息,他认真分析了一下,星座和血型都不重要,他也不懂这个,只能从爱好下手。吃零食……黄少天无法想象自己抱着一大堆零食去七班,然后堆在苏沐橙桌子上,然后和人家妹子说:“妹子你喜欢吃零食吗?我和你一起吃。”这是真有病。

那么只剩下看书了,女生喜欢的书……黄少天看了看同班的云秀正捧着一本《小团圆》,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种脂粉气很重的文学著作,他最看不来了。

但为了妹子……他决定努力一把。

后来,他第N个晚上捧着《小团圆》睡着后,他决定放弃……他实在是搞不懂剧情发展和人物的思维。

大概我这一辈子都没可能和苏沐橙说上话了。黄少天侧身看着撒在水泥地上的月光,枕着胳膊想。

 

第二天黄少天揉着困倦的眼神一步三晃地上教学楼,一不愣神跑上了苏沐橙所在的四楼,七班里面还没什么人,只有苏沐橙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朗朗地读着课文。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她念的是苏轼的《赤壁赋》,这篇课文昨天黄少天他们的老师也才讲过,当时黄少天只觉得语文课前所未有的漫长,中年男老师拖长声调的诵读让他感觉自己是在古代的私塾里听教书先生念四书五经。他从想不到,从苏沐橙哪儿听来的赤壁赋,是那么朗朗上口。苏沐橙声音很好听,念书的时候抑扬顿挫,黄少天站在七班教室门外,又走了神。

那天语文课,老师抽查背诵,黄少天被抽到的时候,脑子里全是苏沐橙的声音,好像苏沐橙就站在她身边提点他背书。喻文州也有些讶异黄少天今天的表现,通常情况下黄少天会背的疙疙瘩瘩,然后还夹杂着一些抱怨。

“转性了?”黄少天坐下的时候喻文州吐槽了一句。黄少天依旧摸摸自己脑袋,嘴角咧开了一个很愉悦的弧度。

“见到苏沐橙了?”喻文州已经习惯了同桌的花痴程度,用无可救药的表情看着他。黄少天只是傻笑,他感觉自己现在挺幸福的。

他观察了苏沐橙很长时间,他觉得看书和吃都不是苏沐橙的爱好,苏沐橙的爱好大约是……学习?

大概我考到年级前三,苏沐橙就会注意到我了!黄少天捏捏拳头,给自己鼓了鼓气。

他甚至想好了剧本:某天三好生的领奖台下面,他回头去看苏沐橙,然后搭讪说:“同学你好眼熟啊,几班的?”

“七班的,苏沐橙。”

“啊,我叫黄少天啊。三班的!你有什么爱好啊日常……”

“看书……”

“哦哦哦我也喜欢……”

然后一来二去,就能勾搭上妹子,一起考上大学,然后走上小康,黄少天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自那天黄少天跑错楼层听见苏沐橙背书以后,黄少天每天都会习惯性“跑错”楼层,看看周围没人,就拿出语文书隔墙听苏沐橙念书。直到走廊拐角出现脚步身,黄少天才抱着书装作刚路过的样子经过七班门口下楼去教室。

有天语文课,老师曾经出过一个题目,叫做“幸福人生”。老师提问了许多同学如何破题,黄少天拿到题目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幸福就是每天早上早起听苏沐橙背书呀。

班上许多同学其实都晓得黄少天那些藏不住的小心思,一个男生老出现在另一个女生的教室门口,其动机本就是不言而喻的。何况黄少天还是个话唠,有时候三句话不离苏沐橙。

黄少天是个坦荡的人,他并不避讳于这件事,也不恼苏沐橙的冷漠。他觉得叶修说的很有道理,从苏沐橙的立场看,黄少天确然没有什么资格和她比肩,至少是当下。

“所以如果有一天,苏沐橙,我和你一样优秀,那请你,能够回头看一看我。我叫黄少天,我很喜欢你。”黄少天在自己的日记里面这样一笔一划地写下,“我在努力,我不需要你停下脚步等我,因为我一定会追上来,和你一起走。”

写完以后黄少天觉得自己都要被感动哭了,但是说的容易做起来还是十分艰难。当他开始认真研究课本和题目的时候,他发现,高中和初中不同,要考个及格不是大问题,但是要考高分,确实是十分艰难。

喻文州渐渐发现黄少天很少再去球场,而是每天坐在教室里抱着一本练习册刷刷刷地写字,桌边的垃圾袋最上面永远是黄少天打下的草稿和用完的笔芯。

喻文州苦笑着看着同桌,问:“少天你是打算拿着期末成绩单去追妹子呀?”

黄少天无辜地眨眨眼:“否则我能怎么办?送玫瑰太土,送情书太矫情,我打算来个迂回战术。你听我给你分析啊,你说我考到年级前五,然后发奖的时候和妹子搭讪,妹子会觉得我特有内涵。然后剧情发展下去,就能……嗯……你懂的……”

“太特么扯淡了。”前桌宋晓转过头来呵呵了一声,“黄少我发现你想象力还是挺丰富的。”

“不不不,黄少的意思是,成绩单不能决定他能追上妹子,但是追上妹子一定需要成绩单。”一旁的郑轩伸过头来补充了一句,“不过还是压力山大啊。”

“对对对!”黄少天赶忙附和上来,却见宋晓把笔反手丢在桌上,用一种虚心求教的口气问,“那么少天同志,你至今和苏沐橙小姐,说过几句话了?”

“呃……”黄少天犹豫了一下,随即又自信满满,“这是量变还没有促成质变!你信我!等我考到年级前五……”

“我觉得还是你先打爆苏沐秋比较现实。”喻文州凉凉地看了他一眼。

“那你们想怎样?”黄少天抱住了脑袋趴在桌上,泄气地吹着卷子,“追个妹子怎么就那么费劲!”

宋晓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追妹子呢,那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哥几个肯定要帮忙。呐,我们呢,先负责你和妹子能说上话。然后一切就搞定了!信我信我啊!”

“没那么容易吧?”黄少天表示质疑。

宋晓从桌子下面摸出一本《情书大全》,唰啦唰啦地翻到某一页,满含神情地念到:“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结结巴巴对她说: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噫——我牙都酸到了。”其余几人异口同声地说。而宋晓摇头晃脑地继续说:“这可是大师梵高追妹子的情书!你说,苏妹子连黄少是谁都不知道,怎么能泡上。咱得让苏妹子晓得有这么个人,对吧。”

“有道理!”黄少天瞬间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那我现在去七班?我和她说点啥?我叫黄少天,狮子座AB型血,身高一米七五……艾玛,怎么那么像查户口呢?”

喻文州沉吟了一下,提出了一个比较靠谱的意见:“下个月不是艺术节么?听说苏沐橙要去主持,少天你要不要上去唱个歌什么的?”

“对对对。”宋晓一拍大腿,说,“四班的包子前几天还问我能不能给他找个搭档唱歌,黄少我帮你牵个头呗。”

黄少天一听“包子”二字,又瞬间蔫吧了下去:“得了吧,包子军训那首《狮子座》,那是我一生的阴影。我从来!没听过!那么!难听!的!歌!”

“那你想不想追妹子了?”

“想。”

“苏沐橙在台下,你唱不唱?”

“唱……”

往后几日黄少天开始无时不刻地练习《狮子座》,一下课就开始跟着手机摇头晃脑地哼哼,在第二十次开错了平方后,前排的宋晓终于觉得自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黄少能不能换首歌?”

黄少天严肃地拒绝了他:“为了兄弟的爱情事业,你稍微牺牲一下也是必要的嘛。”

宋晓欲哭无泪:“我觉得我明儿要被数学老师牺牲了。”

喻文州从一堆语法中拔出头来,诚恳地建议同桌:“少天,我建议你中午去操场后面去唱。我觉得,作为学生,自习课还是学习比较重要。你再上下去,我就要被狮子座洗脑了。”

 

第二天中午黄少天不情不愿地抱着歌词本和手机去了操场后面的紫藤萝花架下面。倒不是因为那个地方风景好看,而是中午那个地方很少有值周老师经过,所以是小情侣们日常幽会的地方。在黄少天的歌声击杀了无数队花前月下的小情侣后,黄少天终于是一个人在歌唱了。

临午自习开始的时候,黄少天身后的树丛忽然动了一下,他没回头,只是轻轻地骂了一句:“我靠,怎么还有人来?!”

“嗯……这个地方,你占了吗?那我去别的地方吧。”身后姑娘的声音脆脆的,如同藤萝架上挂满了风铃。黄少天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不用回头,这个声音,他实在是过于熟悉——每天早上,都要偷偷听上好几遍,有时候睡梦里,还是反复着这样的语调。

“不……不用的……”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收拾着身边的东西,给苏沐橙抿着嘴笑了一下,在黄少天身边坐下。一瞬间,黄少天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好像全身都被午后的暖阳笼罩了起来,血液涌向四肢,脸上热热的。

“我叫苏沐橙。我来背下台词,不介意吧?”

黄少天脑子里“轰”的一声,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话好,只是反复着前几天宋晓念过的那段梵高的情书里的某一句:

“我结结巴巴对她说: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我……我叫黄少天。七班的……那个……我也参加艺术节……唱歌……”黄少天确然是结结巴巴的,完全没有平时出口成章话唠三千不停歇的水准了。

苏沐橙客客气气地笑了笑:“加油呀!”然后就顾自抱着台词本开始修改,念诵。

黄少天不想唱《狮子座》了。他想认认真真唱一首歌,唱给苏沐橙一个人听,在那个几千人围观的舞台上。

 

艺术节开幕的时候,黄少天紧张地有些手脚发抖,喻文州在一旁拍着他后背安慰他:“少天你可以的!”

“对对,就算是唱砸了。我们兄弟抬都把苏沐橙给你抬过来!”郑轩也在一边帮腔。

念到黄少天的节目的时候,黄少天感觉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面跳动,抱着吉他的手开始有些出汗。站在舞台上,灯光照在四周,台边不远处,是穿着白色长裙的苏沐橙。

黄少天不动声色地狠狠掐了一把自己大腿,调了调话筒,随着旋律开始扫弦,哼唱:

攒几句戏言笑闹说够白头/原来每句当真只是你烹茶我相候/你是时光打磨眉目温柔/从稚嫩到成熟要多深刻才长久/情话哪及你一句笑语贴心温厚/我仔细回味藏于胸口/誓言约定从来愈弥足珍贵愈如鲠在喉/要凭何才能宣之于口

这首歌黄少天在微博上听过,他学了很久才学会,每次练习的时候,字字句句,眼前都是苏沐橙的样子。苏沐橙在念书,苏沐橙在改台词,苏沐橙皱着眉头,苏沐橙……

而现在,苏沐橙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听他一字一句唱着《你听这一首情歌》,黄少天脸上红的发烫,眼睛紧紧盯着乐谱和吉他,不敢有丝毫分神。

曲终的时候,黄少天站直身子,捏着拳头,似乎鼓起了小半辈子所有的勇气,看着苏沐橙的方向,默默念了一句:“我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呀。这首歌,是唱给你一个人听的。”

而苏沐橙则是翻动着台词册子,和一旁的云秀和小戴对着台词。

演出结束时候,黄少天从更衣室出来,换上了宽大的校服。苏沐橙从前台下来,两人正好碰了个照面。

黄少天看四下没人,喊了苏沐橙的名字,对方回头的时候,黄少天觉得自己又结巴了,脑子里想了无数遍的告白,一瞬间一句也想不起来。倒是苏沐橙大大方方地说:“你唱的很好听呀。加油,黄少天。”

黄少天决定豁出去了,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苏沐橙这首歌我是唱给你一个人听的,我很喜欢你。从在球场上看见你第一面我就很喜欢,后来我每天来听你背书,我也很努力,我想总有一天我和你一样优秀,你就能看见我了,也喜欢我。我想和你在一起的,我想和你有同样一个梦想,为同一件事情努力一辈子。苏沐橙,请你答应我。”

说话这段以后,黄少天觉得自己笨拙极了,这段毫无修辞直白露骨的告白,连他自己都觉得很羞耻。更衣室前片刻的安静,让黄少天很尴尬,他摸着鼻子,看着自己脚前的地板,大拇指狠狠掐到肉里,有些眩晕。

苏沐橙“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哪有人告白,还闭着眼睛的。黄少天,你真的是……”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呀。”苏沐橙轻轻地说,“三个月零十五天,一直都没有过来说,还真的是辛苦你了。我看见过你打球的样子,很拼。当时你们明明要输了,你还那么努力,我也是……非常喜欢你……”

“……”黄少天长大了嘴,“你……你知道?”

苏沐橙有些恼地说:“那晚上你不是去问叶修哥了么,他回来就和我说了。后来我发现你天天鬼鬼祟祟来我教室门口,就贴着墙壁,我觉得当时你特别可爱。黄烦烦,你要说话算话。”

“那那那……那你愿意……愿意做我女朋友吗?”黄少天觉得自己开心的都快站不住了。苏沐橙安安静静拉住了黄少天的手,如第一次对话时候抿嘴一笑:“好呀。”


评论(4)
热度(45)
  1. xss6623818xss坐定东楼张太岳 转载了此文字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