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原创】荒魂

【一】

我在哪里?

四周是不见五指的黑暗,没有风,没有光,只有如湖底一般的死寂。

她在哪里?

我听见有一个嘶哑的声音在笑,沉闷而绝望。

“你是谁,你见到她了吗?”我这样问他。

“那么她是谁呢?”那个人反问我。

是的,她是谁呢?她是个很重要的人,我……似乎是非要见到她不可,但是她叫什么名字?我为什么要找她?我都不记得了,我仅仅记得她很重要,重要过我的生命,我能想到的一切东西。

可偏偏,我不记得她的名字了。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那个人语气中带着几分怜悯,可我并不想让人怜悯我,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事情值得别人来怜悯我的。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你都想见到她吗?哪怕……”那人好像很有本事,他这样问我,让我有些希望。我那么喜欢她,当然是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再见她一面的,毕竟还没有亲口和她说,我喜欢她呀。

“是的。”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这奇怪的地方,我是一刻都不想再呆下去了。那人似乎低低地念了几句咒语,我来不及去反应,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一道电光劈中,被什么东西生生地扯成了两半。

意识更加模糊,只隐隐约约听见那人带着遗憾地话语:“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但愿你不要后悔……永远也不要后悔……”

我大概是要死了,我拼命伸出手想在一片混沌中抓住什么,我拼命念着她。村子里的老人说,一个人死了以后,是要走过黄泉路、奈何桥,喝孟婆汤忘掉从前的一切的。她那么好,我才不要忘记她,我拼命念着她的样子,就算喝了那什么孟婆汤,下辈子也要记得她,找到她的。

【二】

我不记得过了多久了,不过很幸运,我醒来的时候,她就坐在我身边——村东的小树桩上。她眼睛红红的,好像是狠狠地哭过了。我不在的时候,大概又被人欺负了吧?现在我回来了,不会有人再能欺负到她一点点了。

我悄悄走到她身后,拉她的衣角,喊她名字,她不说话,只是怔怔地盯着山那头。

是了,前两天,我和她一起去山上玩,她说喜欢坡上的兔子,我去给她抓,不小心跌了一跤,晕到现在。大概她是在嗔怪我没有给她抓到那只小兔子吧。

唉,女孩子的心思,最难琢磨了。

等我身体好了,我去给她抓十个小兔子玩。除了小兔子,还能抓小猫小狗小蚂蚱什么的。反正一辈子还长,她要什么,就算是天上的星星,地下的酆都水,我也会想办法给她得到。

我在她身边坐了好久,太阳都下山了,月亮都出来了,星光照在湖里,然后倒映在她的眼睛里,真好看。

又过了好久,她阿妈叫她回家吃饭了,可我阿妈还没有找我回家吃饭。对啦,我阿妈阿爸好久之前就去世了,不过那么久不回家,阿婆会担心。

【三】

我很久不回家了吗?阿婆也不见了。灶头也都是蛛网了,我平日里面编的小竹笼里面老鼠都生了小崽子了。这些老鼠好像不怕人,我走过去,他们也不跑,就吱吱地叫。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我还记得这是我的家,我还记得她。

别的事情,忘了也就忘了吧。

【四】

她说她要嫁人啦。

我看见她躲起来悄悄地绣衣服,脸红红的,就和那年我刚刚在山上见她一样。

好像已经过去好多年了,那时候我和阿婆撒了谎,悄悄溜出来去山上陪她数星星。我和她说,阿爸在的和我讲过故事,天上一颗星星,就是地上一个人。天上两颗星星靠在一起,一颗是她,一颗是我,我俩一辈子都不分开。

她说我撒谎,她说她阿妈告诉她,只有在书上留下名字的大官才是天上的星星下凡。

那我就努力读书去当大官,连带着你也做大官老婆。

【五】

新郎不是我。

我看见她上了花轿,去了村西口。

花轿吹吹打打路过我们家的时候,我听见轿子里面有啜泣的声音。她又哭了,可她离我那么远,我说什么她都听不见。

小时候她就是个哭鼻包,我踩坏了她的香包,她就哭了鼻子,好久好久都没有睬我。后来偷了阿妈绣的锦帕,才哄的她笑。

她不晓得,那天回家,我被阿妈狠狠地打了一顿,说我不要脸。

那今天我送你什么东西,你才会对我笑一笑呢。

【六】

她病了,郎中说是撞了邪祟,吃了药也总不见好。

村里人悄悄说是野鬼索命,我才不信什么鬼啊邪啊,都是老头老太太编出来吓唬小孩子的,我才不是小孩子呢。

她的丈夫请来了一个和尚,说是驱鬼。

骗子,道士才驱鬼,和尚都是渡魂,村里人就是没见识。

那个和尚念了好久的经文,然后一直看着我。

和尚里面也有眼神不好使的,我是好好的人,哪里是什么邪祟了。

【七】

和尚在和我说话,他说我已经死了。

出家人怎么能打诳语呢?

阿妈说,死了的人,都会被黑白无常收走,然后投入轮回,再世做人。我能够清清楚楚地看见她,听她说话,知道她的喜怒哀乐,我怎么会死了呢?

和尚声音很慈悲,他说我魂魄分离,一魂一魄眷恋世间,不肯度过忘川。

我几乎是哀求地看着我的姑娘,她知道的,我没有死的。

她说她小时候有一个玩的很好的玩伴,然后在一次山崩中去世了。

她在说我吗?

我明明……

我看到了镜子,镜子里有和尚,有她的丈夫,有她,可最应该有的……我自己……照不出来。

原来我是真的死了。在我以为我活着的时候。

和尚让我去往生,让我去该去的地方。

他指着那个山头,上面有属于我的那一方坟茔,我看得见。

时间真的过去很久了,我看见有松柏青青,看到坟头错落参差的杂草,看到乡邻给我立的,那一方墓碑。

我不得不信。

【八】

我又开始头疼,不知身在何处。

我眼前是一座长长的桥,桥对面闪着点点荧光。

她……

我在桥上回头看,一片混沌。

我好像应该念着一个人,可是,那是谁呢?

我好像做了一场大梦。

我……

 

评论
热度(4)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