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年岁如旧】第六章

“你不喜欢谢渊?”叶英并不傻,王遗风对于谢渊尖锐得几乎要拔刀而起的恶意,他在一旁看的十分清楚,“其实他也不是什么坏人。”

王遗风往叶英的饭碗里面夹了一条鸡腿,然后低头扒拉自己饭盆里面的一点儿肉沫:“吃饭,吃完回寝室领训练服。”

叶英不动声色地把鸡腿扔回了王遗风的饭盆,他其实有些生气,他觉得王遗风是在利用自己和谢渊置气。鸡腿敲在王遗风的饭碗里,王遗风一脸无辜地看向叶英:“我说错什么了?”

“你讨厌谢渊,是不是。”叶英停下筷子,语气间带着些怒意。而王遗风仍旧是一脸不在乎的表情,一面啃着鸡腿,一面含糊不清地说:“是不是的,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你和他如何如何,和我确然没有一分钱的关系。但我不希望你把我当成和他置气的工具。”叶英少有的强硬语气让王遗风有些吃惊,他看着叶英一手端起盆子,一手提起书包,转身而去。王遗风叼着鸡腿,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大概这次他的确是做的有些过火。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叶英对他发火,但不是最后一次。

回到307寝室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王遗风推开门,觉得气氛前所未有的凝重。李承恩不在宿舍,属于他的那份训练服被搭在椅子上,桌上是凌乱的课本和电脑。谢渊和叶英一人捧着一本书,见他进来,只是友好地笑了笑,以示打了招呼,然后继续把头埋进书本里面。

王遗风感到十分尴尬,他是个要强的人,并不想在自己看不起的人面前掉面子。于是他仰着脖子思考了一会儿,把放在自己桌上的训练服给叶英递了过去:“衣服,你换着穿吧。我不去军训,老头找我有些事情。”

叶英并没有说话,也不去接那套衣服,只是用一种带着质问的眼神盯着王遗风。王遗风摸了摸鼻子,试探性地问了问:“明天,吃饭还一起?我晓得食堂三楼新开的那家大排面,小柳子说很好吃。”王遗风觉得自己理亏,但莫名的自尊又不允许他在谢渊面前向叶英服软。

只是因为谢渊在场,他要争个输赢罢了。

“嗯。可以啊。”叶英无端觉得这个人有些可笑,却也没有当面拆穿他可怜的自尊。他看似自然而然地结果训练服,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个并不怎么自然的邀请,似乎晚饭时候的争执从来没有发生过。

其实没有必要发火。叶英后来这样想,学校里面这样的人太多了。他当时只是很失望,他总觉得王遗风和别的男生不一样。

往后的日子里,王遗风和谢渊依旧是不对付。王遗风讨厌谢渊的理由,从谢渊每天早上用复读机放BBC听力,变成了军训时候六点钟谢渊会雷打不动地喊叶英和李承恩起床。

A大的军训不算十分严格,据说是前两年实弹射击的时候打死了对面山头老乡的一只羊,赔了一笔钱。后来学校为了稳妥,所以只让新生跑跑操,踢踢正步,站站军姿。

军训的前一晚上,隔壁寝室的李倓愁眉苦脸地过来说:“据说站军姿特麻烦,学校忒抠了只发了一双解放鞋,还要天天穿,等军训完了我脚都该长痱子了。”

李承恩挑着眉笑了笑不说话,谢渊一本正经地说:“也不就十来天么,熬熬也就过去了。我在老家干活的时候,晚上把鞋往门口一晾,第二天接着穿,么事没有。”

李倓摸着鼻子,又转头问叶英:“你也晾着第二天穿?”他总觉得江浙一带的人讲究,叶英来的时候穿的一身衣服,虽然不似李承恩一般,一身运动名牌的logo恨不得递到来人眼前,但李倓眼尖,晓得叶英身上一件T恤就值了两千大洋。

叶英指指王遗风,理所当然地说:“王遗风不参加军训,他的训练服和解放鞋都送给我啦。换的过来。”

人各有命。李倓扶额长叹。

“蛋子。”李承恩在他背后不紧不慢地喊。李倓的爸爸是个文化人,觉得一般的名字配不起他家宝贝老三,于是从字典里面寻章摘句找了个字,显得儿子从小有素质有文化爱学习。但李爸爸似乎忽视了一个事情,他儿子有文化,不代表儿子身边人有文化,比如李承恩这样的,喊人名字从来随心所欲。

“tan,第二声,谢谢。”李倓似乎已经习惯了别人错他名字,什么李琰李炎李二火,但对于李承恩如此粗俗的叫法,他还是不大能够忍受。

“蛋子,不就是怕脚臭么……”李承恩神神秘秘地从书包里面掏出一包东西,说,“你把这个塞鞋子里面当鞋垫,保管舒爽。”

李倓睁大眼睛看过去,只见包装袋上赫然写着,“轻薄干爽网面超长夜用”。

“李承恩你在逗我?”李倓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你给我娘们用的东西干啥?”

“爱用用不用滚。”李承恩不耐烦地摆摆手,“这是上届学长传下来的秘诀,垫了包管出气!我好容易去问曹雪阳要的。你要是觉得长了自己拿个剪子修修,觉得短了,我这儿还有……”说着李承恩一只手又放进包里开始摸索,李倓赶紧给一把按住:“行了,服了服了!你都快成妇女之友了。”

李承恩哼哼唧唧地扔了一片给李倓,说:“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叶英不就是面子薄么,还问王遗风要鞋子,垫这玩意儿不就完了么。”

“哪那么多屁话,左右我也用不着么。”王遗风不等叶英开口,不耐烦地摆摆手说,“A大么,军训就那样。不想训了就装病,哼哼两声,教官也怕整出事,就走个过场,哪那么多事情。”

叶英礼貌地对王遗风笑了一下,探过头去看王遗风噼里啪啦地倒腾键盘鼠标。这时只听“啪”一声,王遗风的屏幕忽然黑了下去。叶英和王遗风对视了一眼,回头看了看抱着一堆衣服趴在地上的谢渊。后者有点艰难地从地上挣扎起来说:“你电源线拖太长了……绊到我了。”

叶英有些无辜地接话:“我还以为我看一眼还能把电脑看关机……”

王遗风有些出离愤怒:“你把我电源线踹了,我辛辛苦苦写了一下午的年表!没有保存!”

“军训还长……”叶英同情地拍了拍王遗风的肩膀,随手把王遗风放在一旁的水杯递了过去,“喝口水压压惊。”

王遗风有些无力地抱住头,说:“兄弟,这是刚烧开的开水。”

 


评论(9)
热度(23)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