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年岁如旧】第七章

军训结束的时候,全班同学除了王遗风,大多都被晒成了煤炭。叶英一行进门的时候,王遗风吓了个趔趄,揉揉眼睛问:“你们掉进锅炉房的煤堆里面了?”

谢渊咧着一口白牙,说:“晒的,太热了。柏油马路上面站军姿,女生都热晕过去好几个……”王遗风认真地对他们说:“你们晚上走路,记得龇牙。”

“我们不用高露洁。”李承恩说。

“我是怕对面的车照不清你们,把你们撞飞了。”王遗风想敲他的脑袋,但是看了看李承恩脑门上被汗水糊的十分不规则的刘海,又作罢了,“来的时候都是白面包子,军训完了,全是非洲黑炭。心疼。”

“说的你好像呆在屋里不是铁板烤牛肉一样。”叶英不温不火地反驳着,顺手拿起王遗风挂在床头的毛巾擦了擦汗,“毛巾该洗了,有点儿味。”

“昨天晾的擦脚布。”王遗风实话实说,“你眼神是不是不好。”事实上,叶英真是个八百多度的大近视,摘了眼镜,五米外不辨雌雄,十米外人畜不分。

“唉,晚上聚个餐吧。”李承恩试着打破现场略显尴尬的气氛。

“西门撸串?”谢渊撩了一把袖子。

“茼蒿海蛎豆腐汤”王遗风也嗷了一嗓子,“多久没吃到了。”

“西门没有。”李承恩果断地反驳。

“野馄饨和炸串!”王遗风锲而不舍地补充。

“我们能不能上个档次。吃地沟油有意思没?”李承恩挥挥大手驳回了王遗风和谢渊的诉求,转过头问叶英,“你说吃啥?”

“饭。”叶英的回答干脆利落,却让李承恩更加崩溃。

李承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颓然说:“唉,不瞒你们讲,晚上我女朋友要过来。我总不能带着妹子去吃馄饨摊撸串儿吧?”

“卧槽女朋友!”王遗风又嗷了一嗓子,“什么时候的事情?”

谢渊呵呵地笑着说:“他高中就谈了,他女友在L市,可远了。你没去联谊你不知道,李承恩还给她女朋友唱歌,那啥《我们的歌》对吧?”李承恩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笑笑,听谢渊一点点把他老底抖露出来,又有些发急,作势脱了脚上拖鞋要打人,却被谢渊闪了过去。

王遗风哈哈大笑说:“那你还和那么多妹子聊天?不怕女朋友吃醋?”说着李承恩的拖鞋拐了个弯,稳准狠地拍在了王同学的脸上。

寝室里闹成一团,李承恩一手拿着拖鞋一手拿着水杯要砸谢渊,谢渊蹭一下窜到了床上,蹬得床板“哐哐”乱响。王遗风被拖鞋砸了满脸,四处找顺手的东西,叶英不声不响地递给他一本《大学英语语法》,告诉他,这个手感好,砸人疼,不留疤。

正闹着,李承恩的手机“乌拉拉”地开始叫,于是寝室里安静里两秒,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李承恩你女朋友电话”,李承恩捞手机的手明显抖了一下。

“是短信。”李承恩倒吸一口气,“她到车站了。怎办?”

“这时候讨好我们还来得及。”王遗风抱着膀子,活像一个黑社会老大,“否则我立马告诉弟妹,你在学校里面乱把妹子。”

“卧槽可别!”李承恩赶紧讨饶,“你们谁借我点钱,我去定饭店。我擦居然和我玩真的。”

“五千够么?”叶英一本正经地问他,“不够到时候刷卡?”

李承恩和谢渊一下子被叶英的土豪惊呆了,还没反应过来,王遗风再次扶额长叹:“哥哥,你以为吃鲍鱼么?一顿五千,老三就是把自个儿卖了都不值你这顿的。”

“我说老三最好拾掇一下你自己,这一身酸不拉几的味道,你女朋友看你是上大学还是进煤窑?”谢渊闻了闻李承恩身上的汗臭味,补充了一句。

“来不及了!”李承恩跳着脚喊,“我们哥三去冲个凉换个衣服,老大,你帮我定个馆子,钱我到时候还你。”

“得。”王遗风被李承恩焦灼的气息感染,抄起钥匙和手机就出门定饭。直到他骑上他的破烂小山地,他才反应过来,“这又不是我女朋友,我着什么急?”

 


评论
热度(17)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