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年岁如旧】第八章

写不出台词我摸个鱼。




一个小时后,王遗风在“长江烟波庄”门口点了一支烟,蹲在自行车旁边等李承恩一行人过来。刚上大学的时候,他跟着老康,学会了抽烟。鼻孔中喷出两道淡灰色雾气的时候,他有种变成了大人的成就感。

室友们似乎是放了他鸽子,一直没有来。饭店前的一条洋狗见他在饭店的大门边上蹲的十分自在,于是巴巴地跑过来也蹲在王遗风身边。王遗风咧嘴笑了笑,此时此刻的场景,让他回想起高中时候看的一部无名电影的一个镜头来,落日城头,夕阳武士,身后跟着一条土狗,背着长剑,远走天涯。

多么沧桑而落拓的文艺感。

不过此刻的这种文艺感并没有持续太久,王遗风被一只大脚踢了屁股。王遗风和身边的狗同时叫了出来,不同的是,狗只是用一种叫“汪”的单音节表达它的惊恐,而王遗风的词汇则丰富许多。

身后穿黑色T恤的少年懒洋洋地笑着,问他:“老王,新班级处的还好吗?”

“老康……”王遗风咬牙切齿,“你踢到我尾椎骨了。”

康雪烛把坐在地上的王遗风拉起来,顺手帮他拍拍腚上的灰尘,在被王遗风痛殴之前躲到了柱子后面,探出头反驳:“你知道尾椎骨在哪儿么就瞎嚷嚷。”

得到的回答是王遗风捡起路人扔的一个矿泉水瓶,擦过康雪烛的耳朵,打在他背后一俩摩的上。警报声呼啦啦就响了。

真乱。

“里面都是老朋友聚餐,一起的?”康雪烛也点了支烟,指了指里面。

“我在等朋友。”王遗风摆摆手,“改天吧,算了。”

康雪烛吐了一口烟,说:“看来你和新朋友处的很好。我还以为你这样的性格,肯定会被小学弟排斥。”

“都一样。在哪儿都一样。”王遗风学着他的样子也靠在墙边,双手插在裤兜里,“其实也有很有趣的人,说不定以后会变成朋友。”

“哦。”康雪烛不知道怎么接话,“有空回来聚聚,也挺好的。”

“嗯。”王遗风应了一声,然后问,“老康,文秋最近身体还好吗?”

“不好。”康雪烛咬了咬香烟屁股,语气十分烦闷,“又住院了。”康雪烛说不好,多半是真的不好。文秋是康雪烛青梅竹马的女朋友,从小心脏就不好,时不时就生病吃药住院。康雪烛也是操碎了心,一面上学,一面还要去医院照顾女朋友。

“走了。”康雪烛把烟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碾过,然后转身进了饭馆。王遗风继续抱着胳膊看天上被染成红色的云,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李承恩一行到饭店时候,天几乎已经全黑。王遗风黑着脸带着人往里面走,嘟嘟囔囔地说:“老板都催我三遍了。”

“老三在喷古龙水。”谢渊小声检举。

“还专门挑衣服,就和大姑娘嫁人一样。”叶英也很很怨念。

李承恩满头黑线地拉着女朋友,承受着来自室友的唾弃。王遗风歪着头打量李承恩的女朋友。那是个身量颇高的姑娘,穿着一条长裙,很温柔地由李承恩拉着,走进了包厢。

啧,十指相扣,真是秀恩爱。

五个人围着桌子坐定,李承恩一副特别土豪的气概,抱着菜单问:“阿英,想吃什么?”

叶英明显地抖了一下,王遗风和谢渊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两个人同时脑补了李承恩一脸狗腿地喊他两“阿渊”“阿风”的画面。

有点反胃。

而当事人似乎一点都没察觉到饭桌上画风的诡异,只是盯着菜单。那姑娘很温柔地说:“随你点啊。或者让你室友先点。”

李承恩点点头,把菜单往王遗风面前推了推,说:“还没和你们介绍,这我女朋友,阿英。”

“弟妹……好……”王遗风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奇怪的剧情,挤出一个笑容,然后装作努力看菜单的样子。下一秒,菜单被叶英抢了过去,然后他听到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王遗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噗……嘶……”王遗风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狠狠挨了叶英一脚。

怪我咯。王遗风一脸无辜。

一顿饭下来,王遗风一脸FFF的表情看着对面秀恩爱的李承恩,然后心里默默地说:“祝早日被烧死。”

叶英则是装作神游物外地对付着桌上的虾仁,他很尴尬。

谢渊倒是很认真地扒饭,然后试着缓和桌上被黑云笼罩的古怪气氛。

桌上饭菜的汁水都被四个被学校食堂折腾惨了的男生舔的干干净净。很多年后,王遗风在五星级酒店的饭桌上和人谈事情,还是会怀念多年前,自己在一家连星级都没有的小饭馆里面和狐朋狗友吃饭的场景。

虽然没有山珍海味,没有龙虾鲍鱼,但是只是吃的自在。不像很后来,桌上的饭菜都是用来看的,一顿饭下来,基本都是在对付对面并没有什么意义的寒暄。

从饭馆出来,谢渊架着已经喝得半醉的李承恩,冲姑娘挥挥手:“弟妹放心,我们会照顾好老三的。”

“嗯。以后多麻烦你们了。”姑娘礼貌地笑笑,帮李承恩擦了擦粘在衣服上的啤酒和炒面。王遗风和叶英对视一眼,唉,又被秀了一脸。


评论(2)
热度(9)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