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年岁如旧】十一


这是开学以来,王遗风第一次没有被谢渊的bbc复读机吵醒,一路睡到了下午太阳落山时分。同寝的叶英捧着二食堂新推出的毛豆肉片煲仔饭,塞着耳机看着一个很古旧的纪录片。

王遗风揉了揉因为宿醉还有些沉重的脑袋,然后习惯性地去摸手机。

八个未接电话,来自康雪烛;两条短信,一条来自于文秋,一条来自于康雪烛。

“你他妈就睡着吧。”康雪烛的短信很简单。

王遗风呆坐在床上,良久才冲地下看纪录片看的眼睛有些发红的叶英问了句:“几点了?他们人呢。”

叶英似乎沉浸在纪录片的悲伤中,并没有回答王遗风的问题。王遗风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低头掐了眼手机,十七点二十。

似乎有点饿,但是又感觉吃不下饭,心里面堵的慌。叶英听到身后床铺上悉悉索索的响动,礼节性地回头问了句:“起了啊。”

“起了。”王遗风魂不守舍,“他们人呢?”

叶英指着桌上一叠宣传资料,说:“昨天你和老李和断片了。谢渊开会去了,说是今天晚上校学生会招人,他们都去吃饭准备面试了。你不去吗?”

“校会?”王遗风顺手摸了摸裤袋里面的烟,却发现不知道被谁捞干净了,他只好把玩着他的手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也不过那么回事儿。你想去,就去吧。”然后他用叶英听不见的声音嘟哝了一句:“司空、老张,都不是什么好鸟。偏有人爱去凑热闹。”

当有人意气消沉的时候,谢渊却是心怀壮志地在一食堂啃着卷饼,和李承恩勾肩搭背地商量关于学生会的事情。

李承恩的动机很简单,看美女,尤其是大龄美女。李承恩自己都毫不避讳地说,自己就是个御姐控,后来王遗风每每嗤之以鼻,说他的变态。然后李承恩也哼哼着反驳,那你有本事把你硬盘里面的小萝莉、小正太都删了。来串门的丁君则更是义正言辞地说,男人变态有什么不对。

这番话后来传到女生宿舍,都纷纷觉得,这帮男生算是没药救了。

但谢渊除外。谢渊从一开始就是个根正苗红有抱负的人,开学的时候,帮女同学扛被褥、帮同寝的蹬三轮买水瓶、面盆。用王遗风的话讲,他是真吃力,就算是作秀,在大夏天四十多度的太阳底下蹬两三个小时的三轮,憋得一张脸和紫薯一样,反正他王遗风是做不来。而叶英看见的,则是军训的时候,站在他前面的谢渊,永远是第一排腰杆最挺的那个。

谢渊捧着卷饼,听李承恩转述从学长那儿听来的学生会的流言,然后用一种新生特有的天真说:“无论怎么样,不就是个锻炼的机会么。”

“你真这么想,那就是被当劳力使的命。”李承恩嘴里啧啧有声,“这年头,谁愿意自己吃亏,反正我是不愿意。唉,不是听说她们文艺部都是大长腿的姐姐,我都懒得去面试。你知道学长咋说,去年领舞的,那姐姐腿老长老长了……”

谢渊叹了口气,咽下了最后一口饼,然后拍拍屁股站起来,对李承恩说:“我俩不一样。”

“是是是,你是班长,当然不一样。”李承恩胡乱扒了几口饭,然后跟着谢渊跑了出去,“班长班长,一班之长,天塌下来都得顶着,和我这样的,当然不一样。”

谢渊沉默了一下,其实相对于王遗风那种独来独往谁都不搭理的孤独,其实他也一样很孤独。

面试的队伍很长,谢渊几乎等的腿都要发直了,他前面站着的是王遗风和叶英。王遗风很拽地说,他是陪叶英来的,顺便来看看老朋友——已经成了部长的司空仲平和张桎辕。

王遗风很明白,这里排队的人,大多数人都是跟风,刚进大学的新生,几乎没有几个真正明白学生会、团委、社联,究竟是做什么的,他们会失去什么,会得到什么。人总是具有很强的趋向性,因为别人去做了,所以他也要去做,生怕落后,吃亏。

学生会办公室的隔音并不太好,在外面其实能隐约听见里面人的对答。王遗风靠着墙,听着里面同学慷慨激昂的陈词,他确信,那些话,大多数在多年后被这个人称作是“黑历史”。

“你先进去。”王遗风对谢渊说,他其实也想听一听这个所谓的班长的想法。他想看谢渊出丑。

其实谢渊说的东西很简单,他说他想做事,为自己的同龄人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王遗风扒在门缝上偷看,看见司空仲平坐在椅子后面笑了。

那种成熟的高年级看天真的低年级的笑容。

他突然不想看了,叶英捅了捅他,说:“有点热。”于是王遗风顺理成章地说,那你去面试,我给你去买饮料。

然后叶英一把把他推了进去,两个大男人贴在门上,没有空调,特么的不热才有鬼了。

王遗风和准备开门的谢渊装了个满怀,然后他捂住了鼻子指着门外的叶英。后者闯了祸却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王遗风觉得交友不慎这四个字非常适合今天的他。

司空指了指他身前的椅子,说:“坐。”

王遗风坐了下去,然后看着司空。司空清了清嗓子,和张桎辕交换了一个眼神:“同学你为什么加入学生会。对我们了解多少。”

“陪人来的。”王遗风无视了眼前两个正经的面试官,“了解么……打打杂,吃吃饭,组织组织活动,写写总结。没了。”

“……”司空和张桎辕无语,然后挥手让他出去。转身的时候王遗风有种报复的快感,毕竟当年和这两个人,关系并不是太好。看见他们脸上尴尬的表情……总之你们不开心,我就开心了。


评论(4)
热度(21)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