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818】我大哥加了我师父仇杀怎么办?(三)

第一更地址:http://kinsy33.lofter.com/post/3ce51d_7d49965

第二更地址:http://kinsy33.lofter.com/post/3ce51d_7daabe2

41L

【五少爷的剑】

好的撸主接着八上次面基打JJC的事情。

撸主出大哥房间的时候并没有关上门,于是坐在客厅看电视的撸主时不时可以听见大哥房间里面两个人的对话。

“有点渴。”

“冰箱里有饮料,可乐橙汁都有你自己拿。”

“噢一会儿方便洗个澡吗?”

“左边热水右边冷水,洗头膏和沐浴露都在台子上。”

“我没带牙刷。超市还开门吗?或者楼下有小卖部吗?”

“我给你找找…………啊呀没多的了算了你用我的吧,刷完记得洗干净。”

 

XXXX:撸主快更。

XXX:哈哈哈哈求问牙刷的心情。

XX:牙刷:818那个把我强行借给陌生人的主子。

 

 

42L

【五少爷的剑】

撸主觉得有点不大好。然后撸主装作很淡定的样子继续看电视,嗯,女主挺萌的。

然后看着看着撸主就更不好了,哦,不是女主的关系。

大哥和师父在里面打JJC,但是在撸主听来是这样的。

大哥:卧槽不行了不行了。

师父:你等等你等等我给扒光。

大哥:不行……

师父:卧槽你快点

当时撸主的表情就是惊恐的,这不是打JJC吗?这打着打着还能打成R18吗!还是开着房门……万一撸主粑粑遛弯回来了怎么办!

 

XXXXX:我要报警了。

XXX:警察蜀黍就是他们!

XXXX:撸主快去看看。

XX:站大哥X师父的哭了。

 

43L

【五少爷的剑】

撸主忐忑不安地在客厅等了一会儿,然后决定还是去提醒一下他两注意氛围。

撸主推开门的时候,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污了。

师父抱着电脑在床上玩剑三,大哥坐在桌子前玩剑三,他俩22打的热火朝天。

撸主这次装作是拿胶带。

他俩好像已经习惯我进进出出了,于是撸主在房间里面呆了一会儿,大大方方地盯着大哥的屏幕。大哥的藏剑和师父的离经再打22,对面是奶秀和鲸鱼,鲸鱼已经被大哥撸躺下了,剩下一个奶秀抠着脚满场乱跑。

于是师父就开始:快点快点来不及了。

大哥:不行不行,追不上。

撸主心中的第一个疑问被解答了。可刚才的扒光是怎么回事!JJC里面还能脱对面衣服的吗?撸主玩了这么多年剑三只听过切磋脱裤子的,没听说过JJC脱衣服的。

 

XXXX:果然23333

XX:撸主好污

XXX:其实大众确然想看R18

 

44L

【五少爷的剑】

然后撸主继续转头去看撸主师父的屏幕,只见师父掏出了一个少明指,开始对奶秀读条,然后说:“你快点,我把她扒光了快点打。”

卧槽敢情扒的不是衣服是buff……

撸主也是醉了。

 

45L

【五少爷的剑】

撸主就看着他们你风车来我春泥,你听风来我虎跑。一个22打出来郊游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师父说,要不我们打33吧。

撸主在要不要当小灯泡的问题上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抱着笔记本进了大哥房间。

桌子是大哥的,床是师父的,撸主看了一圈,好吧地板是撸主的。

 

XXX:心疼撸主。

 

46L

【五少爷的剑】

打JJC嘛,起名是个大问题。师父说他穷,没有800J组队。

撸主觉得他在蒙我,他和我大哥组22的时候,队长的ID可是书剑红尘。

“上蹿下跳蹦擦擦”这种dokidoki的队名,我才不信是我正直的大哥取的出来。

师父默默地掏出了乱洒对着撸主,好的你装分高你说了算。

于是撸主开始绞尽脑汁取名。

“八百标兵奔北坡”,该名剑队已存在。

“十万个花间开乱洒”,该名剑队已存在。

“今天的风车转到谁”,该名剑队已存在。

师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鄙视撸主没有想象力。

愤怒的失去了理智的撸主慷慨地扔个这个穷逼师父800J,让他自己去组队。

过了一会儿,一个叫“床上桌上地上”的33名剑队邀请我加入他们。

师父颇是写实。

 

47L

【五少爷的剑】

我们两个藏剑带个奶花,师父说这个配置蛮微妙的。不过反正娱乐队,无所谓。

排进去第一场就是天山碎冰谷,对面剑气花。

一开打大哥就倒了,这时候撸主身上才开始跳第一个握针。

出来以后,我们冷静了一下,觉得是因为大哥纯PVE太脆了。于是师父说,这次上去就鹤归风车,反正都要死,不如死的壮烈一点。

嗯……反正还是死了。

大哥风车没有转到人。

师父喝了口水,问大哥:“你到底是问水还是山居?反正我认识的藏剑都不会死的那么快。”

大哥淡定地说:“我修心剑,你有什么不满吗?”

我感觉师父一口水要喷出来了,但毕竟师父也是当过阵营大神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师父说,那我拿着大笛子,算不算红尘传人。

 

XXX:这个队伍!!!如果是X区的我们遇到了!撸主是不是没有上香就虎跑了结果飞出去了……

五少爷的剑回复XXX:手动再见。

 

48L

【五少爷的剑】

哦,其实我们也没有打几场,但我觉得师父作为一个离经,我觉得他不是手残,是脑残。

有一场大哥躺了,于是我和师父说,我一个人开云开泉去溜他们,你脱战把大哥拉起来。

然后撸主被对面打的和狗一样,我问师父,你读条完了吗?

师父悠悠地转着笔说,你再抗一会儿?

可是臣妾做不到啊快要死了啊。

“扶摇呢?”

“交了。”

“虎跑虎跑。”

“CD”

“那你先去那边死一死,我先拉个人起来,好不容易读个条。”

撸主果然是师父捡来的。

 

XXXX:你为什么不开云稀松,为什么不开虎跑!

五少爷的剑:臣妾真的开不出来啊。

XX:为什么不开云稀松,为什么不开虎跑!

XXXXXX:为什么不开云稀松,为什么不开虎跑!

 

49L

【五少爷的剑】

唉,撸主觉得受到了伤害,一开始就不该打33。

打完33以后师父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他说他要唱首歌。

大哥幽幽地说,你还是在剑三里面吹笛子吧,好歹音量我们可以调节。

师父觉得自己的艺术灵魂受到了侮辱,他说他之前好歹也是学器乐的艺术生!他说他小时候还真的会吹笛子,不信他现在就要下楼去买根笛子吹给我们听。

大哥顿了顿说,那你还是唱歌吧。

 

XXX:有录音吗?

XX:前排求录音。

XXXX:前方高能预警

XXXX:前方高能预警

XXXX:前方高能预警

 

 

 

50L

【五少爷的剑】

我姑且相信了师父的说辞,然后师父唱了首W.K的《天地难容》。

“红尘万里风云剧变赴苍龙,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所以这是什么鬼!!!

谁能来告诉撸主!!!

是高能吗!!!

 

 

XXX:高能。

XX:高能啊撸主!

XXXX:卧槽告白吗?


评论(12)
热度(108)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