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清夏清】太华遗事

*题目随便取的,起名废

*清夏清七夕

*清水无肉


【一】

 

从早间太华山便开始下雪,天地间一片混沌,上山的小道被大雪覆盖,罕见人踪。

这时候,太华的弟子总是喜欢躲在屋里烤火,闲谈些道法剑术,或是说说山下的精灵鬼怪。许是他们见惯了风雪,所以外头风雪飘摇,大家都只是裹紧了身上的道袍,并不为雪景所动。

诀微长老清和便是在这时候带着他的徒弟夏夷则上了太华山,不过这个时候,夏夷则的名字还仅仅是——李焱,字夷则。

“道长,我们还要走多久。”夷则小心翼翼地拉着清和的手,呼哧呼哧地哈着白气。清和觉得手掌中的那只小手有些凉,于是转身蹲下来问:“很冷吗?”

“嗯,有点。不过,皇宫里面更冷。”夷则乖巧地往清和怀里蹭了一蹭,似乎像是在攫取这天地之间仅存的一丝温暖。清和顺势把他抱在怀里,然后一步步迎着风雪往山上走:“长安虽不比江南地,比起这太华,应该是暖和不少,怎么会冷?”

“这里冷。”夷则拉着清和的手,放在自己胸口。

清和蹙了蹙眉头,没说话。他在长安受淑妃红珊之托,把这个半妖皇子带上太华,他原本只是想将这个小怪物养在太华秘境,保他一世性命无忧罢了。只是眼前这个孩子出奇的懂事乖巧,不由得他心中有一丝犹豫。

“道长要带我去哪里?是山上那些道观吗?我也要做道士吗?”夷则被清和抱在怀里,似乎不那么冷了,不再瑟瑟发抖。清和叹了口气,说:“那焱儿想做道士吗?”

“道长要我做道士,夷则就做道士。”夷则似乎并不喜欢焱儿这个称呼,只是固执地称呼自己为夷则,那是她母亲给他取的表字,“娘亲和夷则说,这世上许多人都不可信,可道长是可以相信的。”

“呵。”清和拍拍夷则的脑袋。终归还是个孩子,虽然身在黑暗之中,可对他好的人,还是怀有一丝亲近的善意。他从不曾起过什么开课授徒的念头,他只觉得闲云野鹤的日子很好,不需要什么人来照顾,或者让他照顾。

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清和抱着小夷则走进了自己的住所。一路上并未遇到什么熟人,清和把夷则放到椅子上,然后掸了掸衣上积雪。

夷则有些费劲地抬着头看清和,然后摸了摸清和袖子雪沾湿的痕迹,问:“道长要更衣吗?夷则可以给道长烧水。”

“不必。”清和把袖子从夷则手里抽出来,然后指着房间内一张并不怎么宽大的床榻说:“以后你和我一同住这里,无事不要乱跑,屋内有不少诗文经典,闲暇时候不妨看看。有什么不懂的,问我便好。”

夷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一双眼睛往房间里面瞅瞅,发现除了古剑拂尘、书籍黄纸、床榻案几,便再无他物。原来修道确实是一件很无趣和枯燥的事情,可为何还是有那么多人想出家当道士?

 

入夜的时候,奔波了几日的夷则耐不住困倦,早早地睡了。清和嘴角弯了弯,心说,到底是小孩子,虽然戒心颇重,但还是抵不过困乏。

他随手解下袍子盖在夷则的被褥上,然后顺手拿了一卷《李朝逸事》来看。

南熏时常数落他作为一个清修道士,总是不好好看些道教典籍,却喜欢看些从山下带回来的轶事杂文,弄得其他太华弟子一个个有学有样,尤其是逸清,早课时候还捧着一本《闲谈雅文》,惹得掌教好不生气。

清和一派云淡风轻,回复,那不是我的弟子,贫道恕不管教。然后扭头又不知拿了什么本子,半躺在榻上看的津津有味。

“道长……”梦里的夷则翻了个身,忽然从被窝里面探出胳膊,紧紧揪住了清和的衣角,“娘亲……”后面的呓语清和并没有听得很清楚,只是觉得身边的孩子梦里是十分惶急。

“唉,也是可怜。”清和掰开夷则的手指,塞回了被窝,然后放下书卷,吹熄了烛火。

“道长。”清和刚躺下,夷则似乎是醒了,往他身边凑了过来。

“继续睡吧。”

“我做梦了。”夷则支起身子,鼓着腮帮子说,“我梦见了父皇,梦见了母妃,还有皇兄……还有道长,好多人。”

“……”清和并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是静静地听着。夷则贴在清和身边,轻轻说:“我梦见父皇不要夷则了,其实父皇已经不要夷则了吧。母妃在哭,皇兄在笑。道长……道长说要收夷则做徒弟,可夷则忘记自己答应了没有了。”

“睡觉。”清和哭笑不得,只得又说故事哄着夷则入睡。这回总算是再没有做什么奇怪的梦,一觉通到天亮。

 

 

【二】

清和推开门,看见小夷则惦着脚看窗外的雪景。

“长安也会下雪吧?”清和抱着暖炉,一面翻阅着夷则上午誊抄的那些诗文,然后问。夷则从窗边扭过头,然后眨着眼睛说:“嗯,会的。但太华的雪好看,有还有仙鹤,还有好多会耍剑的人。从前宫里下雪,大家都是围着火炉烤栗子。”

到底是小孩子,看见舞剑的弟子和飞来的仙鹤就分了神,连书也不抄了。

“道长,我也想学剑、学法术。”夷则认认真真地说,“道长我知道你很有本事的,你能不能教教我,我肯定不会给你丢人。”

“学这些,有什么用呢?”清和并没有直接反驳他的请求,而是不紧不慢地问,“贫道不能够保护你吗?”

“可是我也想去保护别人,保护母妃,将来要是长大了,学会了这些,说不定还能保护道长。”夷则不假思索地说,“宫里许多人对母妃不好,可我什么都做不到。”

清和沉默片刻。他实在是很喜欢这个伶俐乖巧过人的孩子,也确然是想教他一些什么东西,能够护持他平安长乐。只是太华山素来置身朝政之外,一旦收徒,就是淌了这摊浑水,这不并不是他诀微长老一贯的作风。

可他带这个孩子上山那时起,他何尝不是已经插手了不该插手的事情,既然做了,那么就做到底吧。

“逸尘。”清和开了口,“从今日起,世间再无李焱,只有太华弟子逸尘,你愿意么?”

夷则原本有些失望的脸上绽开了一丝惊喜:“道长是肯收我了吗?我也能和他们一样一道学法术了么?”

清和摇摇头在夷则头上敲了一记,说:“你应该叫我师尊。从今往后,我亲自授你剑术道法。但你需要记得一点,他日若你倚仗修为为非作歹,欺凌弱小,这身功夫,为师可是会亲手收回来的。”

“嗯!”夷则用力点点头,“师尊让我做什么,夷则拼了命也会去做的。师尊不让我做的事情,夷则也一定不会去做。”

 

修道的日子果然十分无趣,除了扎马步练剑,便是在房中记诵咒法口诀。清和就坐在夏夷则身后,看他苦着一张小俊脸背书。

“唉,背错了。”他长叹一口气,夷则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然后师徒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夷则召唤出来的一只巴掌大小的喜鹊,又忍不住同时笑了出来。

清和扶额,然后一字一句地纠正夷则背错的口诀,忽然房门前轰隆一声,不知什么东西从天而降,清和手下一抖,险些画错符咒把温留从太华秘境中召唤出来。

师徒两人向门外看去,却见一个十五六岁,眉清目秀的小弟子从雪堆中站起身来,挠着头说:“诀微长老恕罪,御剑术……失灵了……”

“原来不止夷则一个人御不好剑呀?”夷则也挠挠头看清和。清和又叹了口气,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见逸清跳了过来叽叽喳喳地说:“胡说,你去年小一辈御剑大会时候还得了名次,这时候却说失灵了!明明是嫉妒逸尘师弟,想让诀微长老也手把手教你御剑。这样的好事,你一个人都占了!不行不行!”

是时候和南熏打声招呼,管教一下太华山的门规了。

逸清揪着那弟子离开,夷则逗弄着那只小喜鹊,清和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夷则,今日是什么日子?”

“七月……初七……”夷则拉长声调数着手指说,“是乞巧节,也是七夕。”

“喔。”清和应了一声打趣道,“要是有一天,夷则长大了,找到喜欢的人了,七夕的时候可要带回来给为师瞧瞧。唉,夷则长得这样俊,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能捡了这样的大便宜呢。”

夷则摇摇头:“夷则喜欢师尊。”

“什么?!”清和觉得自己差点咬到舌头,开始反思自己平日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差池。大概是逸清给他看了什么奇怪的本子?

夷则一派天真地说:“师尊待弟子很好,夷则喜欢师尊,不对吗?”

“不对。”话出口时,清和看着自家徒弟的小脸又皱了起来,又赶紧改口,“唉,为师也很喜欢夷则。但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为师的意思是,等夷则长大了,遇到了想娶的姑娘……”

“夷则想陪着师父。”

“……”清和长老颇是后悔提了七夕这个话题。

 

【三】

自家养的徒弟,慢慢的总要长大。后来的夏夷则,再也没有讲过什么要陪着师父过一辈子的言语。这时候清和只是在屋里捧着徒弟从山下带来的清茶,然后颇是感慨地对来串门的道友说:“小时候的夷则可乖巧了……唉,长大了,就不听话了。”

南熏、紫胤纷纷表示,收徒确然是一件需要谨慎的事情。

而此刻在千里之外的夏夷则,则是陪着绿衣姑娘,穿过花灯烛影的长街,然后低声说着什么。

“夷则,我想要这个!”阿阮扯着夏夷则的袖子,指着街边的糖人说。

“嗯,买。”夏夷则点点头。

“夷则,这个花灯也好看。”阿阮继续说。

“喜欢就买。”夷则说着就摘下两盏花灯,说,“这个也好看,不如买一对。”

“这个机关小人好看,一会儿可以送给小叶子。”

“这个流苏好看,可以送给闻人,绑在枪上肯定特别威风。”

“这个……这个鸡腿给夷则吃!”

“喜欢的都拿上。”夏夷则两手提了不少东西,却依旧微笑着答应。

“夷则有什么礼物要送给别人的吗?”阿阮问。

“有的。”夏夷则不假思索。阿阮一面啃着糖人,一面含含糊糊地问:“是你那个冰棍脸师父吗?你要送他什么东西呀?”

夏夷则抿着嘴笑笑,并不作答。

今年的钱都拿去给阿阮买了礼物送给各种熟人,连羽无双都送了一套文房四宝。夏夷则摸着扁扁的钱袋,有些发愁,送给师尊的礼物确然还没有买呢。

路过驿站时,夏夷则顺手收了一封信,是清和寄来的,信上只有寥寥几个字“太华山中日月长,若是倦了红尘,可回来看看。薄酒已备。清和字。”

夏夷则反复读了几遍,然后对驿夫道:“和传信的人说,不日便回。”

“咦,夷则要回太华山了吗?”阿阮在一旁看着,问。夏夷则用力点点头,说:“嗯,下山很久了,再不回去,师尊该是要惦记了。”

他忽而别过头去,看向天边的残月——七月七,那坛子百草美酒,可是要和师尊卧雪对月共饮的。

 


评论(6)
热度(28)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