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剑三】故人长绝(三)

毕竟世事如浮云,这个十年前凶巴巴的唐门弟子,如今说着一口纯正的大唐官话,趴在他的桌前耍着赖皮,不肯走了。

苏诩抿了一口茶,皱皱眉,觉得今日的茶格外涩口。大约是因为这个聒噪的唐门在侧的缘故。

“大夫你叫苏诩是不是?你是万花谷哪位前辈门下的?”

“你医术这样好?是不是杏林门下?”

“我从前也认识几个万花谷的弟子,不过都没有你生的好看。”

“我叫唐无放,大夫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苏诩把手中茶盏重重地在桌上敲了一下,然后强忍着怒气说,“你好吵。”

唐门咧开嘴笑了,说:“啊哟你终于说话了!我只道你讨厌了我,不肯与我说话!”

苏诩打量着眼前这个挤眉弄眼的青年,忽然问:“你叫唐无放?”

“对啊!唐怀礼你认得不?那是我二爷爷!”唐无放指着面具说,“以后啊,要是谁待你不好,就和我讲!我一把暴雨梨花针扎死他!”

“哦。”苏诩其实对唐门中的掌故并不是太熟悉,纵然是昔年一夜刺杀七名神策大将的唐怀礼的名字听在他耳朵里,也不过是三个字罢了。唐无放见自己报出名号,对方却不为所动,原本扬着的头耷拉下来,他一晚上说了许多话,忽然觉得渴了,便拉过苏诩的茶盏大口喝了起来。

“我记得你有个叫唐无歌的兄长?他没有同你一起来扬州么?”

“死了,就三年前。”唐无放面无表情,“你也认得我哥哥?”

苏诩楞了一下,好像没有反应过来唐无放话中的意思。倒是唐无放一派的云淡风轻:“是啊,死了啊。被敌人炸成了碎片,最后就捡回来一条断手,剩下的都拼不回来啦。唔,他玩了一辈子机甲,最后还是死在机甲上……”

“哦对,他死后,我就把那些碎肉捡出来挖个坑埋了。后来有个他的相好还来祭奠了一场,好像也是你们万花谷的,也是个喜欢机甲的。”唐无放眯着眼睛,说,“你说,人都死了,祭奠有什么意思。换了是我,我喜欢的人要死了,我就拼了命,把要杀他的人都杀光,他就不用死了。”

唐无放一面喝茶,一面絮絮叨叨地说着。苏诩放下手中医书,凝视着眼前人半张面具下由于失血而苍白的面孔,依旧是不带任何感情,仿佛说的不是自己亲人的事情。

他不会难过吗?苏诩这样想。

“唉。小大夫,假如有一天你遇到危险了,我也定然会来救你的。”唐无放说,“你生的这样好看,要是死了一定就很难看了。所以还是不要死的好。”

“我为什么要死?”苏诩完全不能理解眼前人除了活就是死的思维,“我就是个给人看病的大夫。你说的那些江湖杀戮,我一点点兴趣都没有。”

唐无放住了嘴,抱着头趴在桌上假装打盹。苏诩也乐得片刻的清静,可眼前的医书上白字黑字突然都繁复起来,再看不进去。

三年前,万花谷天工门下的白念师兄突然出谷,再没有回来。苏诩从别的弟子口中听到这件事情,有人说白念师兄厌倦了谷内的粗茶淡饭,有人说师兄是去寻什么稀罕材料,有人说师兄要去见一个人……

总之众说纷纭,越传越是离谱,传到后来,大家都忘记了这回事情,继续做自己手头的事情。苏诩也只是难过了一阵子,毕竟师兄每逢过年总是会带他去长安办年货。长安城很热闹,有许多杂耍和糖人儿,师兄总是给他买最大的张飞,看他吃的一脸花,然后哈哈大笑。

唐无放口口声声说,白念和唐无歌是相好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戏谑,这让苏诩很不习惯。假使师兄真的很喜欢这个唐无歌,那么唐无歌死了,师兄定然是很伤心的。更何况,是死无全尸……

他自幼拜入杏林门下学医,手下也算是看淡了生老病死,也总说,医者医病不医命,寿数到了那是阎王的事情,不是扁鹊华佗的事情。可每每听到一些故人噩耗,还是会觉得自己力有不逮。

唐无放,居然能把那么悲伤的事情说的那么随意,唐门中人,还真是残忍啊。



评论
热度(5)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