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1599】同归

成仙成佛也是一般的无聊。

斗战胜佛在云端打了个哈欠,前些天王母娘娘开蟠桃盛会,这一回他孙悟空的名字总算是印在了大红请帖上,差仙童送到了他府上。

总也算是出了一口陈年恶气,猴哥怀里揣着两个从会上偷摸带出来的仙桃,心下盘算着:“这好东西,可得给我的孩儿们一起尝尝。”

但人有三急,仙有三困。谁知筋斗云驾到一半,猴哥觉得挺困。大概仙界并没有酒驾、醉驾、困驾这样的说法,昏昏沉沉的猴哥脚下一个趔趄,垂直摔下了云头。

 

“你看,大圣!有好多桃子!脸盆那么大的。”迷迷糊糊中,猴哥听见有人在喊,感觉有一双手摸了摸他的脸。

“哟,三个桃子,正好你、我还有那只猪,我们一人一个。”

“我要吃两个。”

“再聒噪你一个都没得吃。这是小江流的,手拿开,不许抢。”

然后猴哥觉得自己脸上被人舔了一口。他睁开眼睛,这回确定了,不是被人,是被猴,一个马脸的毛猴。

天下竟有如此大胆的毛猴,敢舔位列仙班的斗战胜佛。猴哥被目前的情况震惊的有些转不过弯。他往地下一滚,又变回了那只身穿虎皮裙,手持金箍棒的猴哥。

躲在毛猴身后的小和尚怯怯地问那只毛猴:“大圣,怎么他也会七十二般变化,他也是大圣吗?”

“除了我!谁还敢叫齐天大圣!”两只猴子齐齐的炸了毛,然后龇着牙看着对方。

“你是谁?”猴哥有点发懵。江流儿忽然从猴哥身后窜了出来,说:“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

“你闭嘴!”马脸毛猴吼了小和尚一声,“我是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刚从五行山下出来。你又是哪里来的野猴子?”

“野……猴……子……?!”猴哥被对方嚣张的态度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不过成仙以后的猴哥毕竟不同,稍一沉吟,就想通了其中关窍——大概这是一个和他记忆之中不同的平行世界,而眼前这只长得有点丑的猴子,可能就是那个世界的自己,而江流儿,应该是他那个啰嗦到头疼的师父唐僧的另一种存在形式。

毕竟是成仙的人……不对,成仙的猴,猴哥眼珠一转,十分通情达理地说:“我么……我是斗战胜佛。我姓孙,孙行者。”

“你也姓孙呀?大圣也姓孙呢!你们五百年前可是一家!”江流儿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大圣的脖子上,冲着猴哥做鬼脸。猴哥无力地抚了抚额头,心说:“可不是一家,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大圣摸着下巴想了半天,问:“天上有斗战胜这样的佛吗?俺老孙做弼……不,在天上做官的时候怎么不知道。”

“我可是如来亲手封的佛!”猴哥恼了,翻遍全身想要找出什么能证明自己身份的物事,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他孙悟空来往四维八荒,光凭一张脸就已足够,哪还需要什么证件。

唉,桃子被猴子啃了,自己还被猴子舔了,大概今天真的如司命老儿讲的,不宜出门。

猴哥决定回府上睡觉,压压惊。

 

神仙一觉就是人间百年,猴哥神清气爽地出了门。这一回他看了黄历,说是平安无事。

也不知道百年前的那只猴子和小和尚怎么样了。猴哥心血来潮,问司命要了“凡尘宝鉴”。其实就是一面镜子,能照出凡间过去将来的事情。

大风大浪其实猴哥都已经看习惯了,取经路上九九八十一难,哪一桩不是出生入死。而镜子里面映出的大圣还有小和尚和那个叫混沌的妖物厮斗的画面,猴哥还是觉得心有点疼。

虽说,天下谁人不死。

成佛以后,猴哥也会在南天门上啃着桃子,看底下滚滚红尘。人间百态,总归是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活着有人死了。生死对于神佛仙魔而言,也不过是弹指一刹那,如来也曾说法,六道轮回,生生不息。

但那只猴子不一样,他是齐天大圣,是那些未出轮回的凡人口中不死的齐天大圣。从前他也是那个样子的,看不惯天界、地府的污浊,便是要闹个是非曲直出来,图自己心意痛快。

故事的末尾,终究是成了从前他顶顶看不惯的仙佛。头上的金箍确然是不在了,也不必再陪着师父走在漫无尽头的取经路上。

但他回不去花果山,做他的大王了。

他放下镜子,按下云头。五行山依旧是那个五行山,下面埋着一只天生石猴,只不过此刻兴许还多了个江流儿。

“我救不得他,便只能陪着他。”大圣从石头缝里面挣出一个头来,“我恨不能再打上凌霄宝殿,恨不能再下幽冥勾一次生死簿。”

“哟大圣,别来无恙啊。”猴哥站在云端,头上是凤翅紫金冠,身上黄金锁子甲,系着血红的披风,骄傲地像是刚刚拔了老龙王的胡须。

“怎么又是你!”大圣有些恼,“你来干什么?又是吃醉了桃子掉下云端的么?”

“去花果山。顺道看看你。”猴哥扮个鬼脸,“天上的桃子虽然稀奇,吃来也不过那么回事儿,玉帝老儿还抠的很,一个人只给两个。还不如水帘洞口的那些,管饱了吃。”

猴哥悠悠然驾着云往花果山的方向去,脑后飘来大圣的声音:“你究竟是谁?”

“你若是馋了,就尽早从这里出来。”猴哥扛着棍子回头喊了一句,“来的晚了,花果山的桃子,可是要被我啃干净,连个核都不剩下了。”

大圣看着那只骄傲的猴子翻入云端,大红披风翻滚着融入如同被火烧过的晚霞之中。他前所未有地渴望自由,花果山的桃子,水帘洞的晚风,还有那只和自己无比相似的猴子。


评论
热度(22)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