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王叶民国】千载相逢犹旦暮(4)

*我觉得他作为恶谷首领,就是恶的耿直!

*我谷还需要洗白?


【第四章】

西湖苏白两堤上人潮涌动,王遗风举目而眺,四周尽是些青砖黑瓦的陌生建筑物。门庭窄小,黑漆大门半开,外墙上贴着些西洋建筑风格的雕花图案,一排排屋子紧紧挨着,勾勒出街巷弄堂的样子。

这都是王遗风未曾见过的光景,没有旧时山庄的一点痕迹,就连当日叶英抱剑观花的那棵花树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王遗风苦笑。堤坝的不远处,一个抱着二胡的老头坐在棉毡上,摇头晃脑地开始拉曲子,悠长的二胡声飘散在初冬萧索的空气里,王遗风愈发觉得自己在人群中很寂寞。

但这种情绪没有持续太久,他被人重重推了一把,是个穿着短褂的高个儿青年,勾着脖子,一双眼睛直往王遗风身上瞟。王遗风并没有心情去理这个街头瘪三,拖着步子往旁边挪了挪,眼神直愣愣地继续看着湖面上飞掠过的两三只水鸟。

王遗风的让步并没有使青年瘪三得到满足,他反而大胆起来,伸出手又往王遗风的肩膀上推了一把。王遗风仍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是肩膀上多了一个黑乎乎的手印。那瘪三一下推不动王遗风,倒是有些意外,不知用什么本地粗口狠狠地骂了一声。左右听不懂词,王遗风也不生气。而骂人的见王遗风依旧是一副半死不活的神气,自己的挑衅并没有使人产生畏惧,他觉得自己的尊严被狠狠践踏了。于是他不知从哪个兜里摸出一把匕首,朝王遗风挥舞了两下。

“呵。”王遗风背着手笑了一声。这种路数对于统率三千恶人的阵营首领来说,无异于是一个垂髫童子对一个武学宗师挥舞着一根树枝。

匕首递到眼前时,王遗风方才侧了侧身。虽说如今已不能凝气成剑,于无形中取人性命,但基本的格斗术,王遗风还是有的。他吃了一顿温热的早饭,有人陪他过招活动筋骨,还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虽说对方的身手实在是糟糕的可以。

“……八、九、十。”王遗风数到第十个数的时候,飞起一脚蹬在那人的手腕上,匕首脱手而出,落入西湖之中,溅起了几点水花。对方也未曾想到王遗风有这等身手,又不甘心自己白白失落了一把匕首,索性一下子躺倒在地上,抱着王遗风的小腿混赖:“我这把匕首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不晓得有多宝贵!我祖上是在乾隆皇帝宫里当差的,这是皇上御赐的宝贝,这天底下也就这么一把。你就这样给扔进了水里,我们去见官!你要么赔我十个大洋,要么就跳下去把刀子捞上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遗风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两人动手之际,旁边便围了不少看热闹的路人,如今这小混混一闹,看热闹的人顿时围了个铁桶一般,再走不出去。

“你赔我祖传的刀子!”那小混混见人多,更是来了劲,索性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鼻涕眼泪一并儿都往王遗风身上乱抹。

而见惯了江湖伎俩的王遗风并不吃这一套,而是反脚踩住了他的一只手掌,微微加了一些劲道:“刀子很值钱么?”

“啊哟!”那人手上吃痛,喊声更大,“值钱值钱!杀人了!巡捕大哥救命啊哟!”

“很值钱?”王遗风又碾了一把,不紧不慢地问。

对付恶人,向来不能用好言相劝。从前他看不惯浩气盟吹嘘的那套以德服人,对于卑劣之人,只有比他更加卑劣,对于凶残之人,只有比他更加凶残,只有畏惧,才能让恶人不再为恶。这是恶人谷的法则,千年之前适用,如今依然适用。

那人觉得整只手掌的骨头都要被王遗风踩碎了,他费力地抬起头,对方脸上挂着笑,眼中却尽是残忍之意。之前他想让对方恐惧,他确实太过于天真了。

“不……不值钱……”他开始告饶,“是我错了!大爷你高抬贵手。”

“我手抬着呢。”王遗风云淡风轻地抬起了手。

“不不不不,高抬贵脚……唉哟要折了……折了……唉哟!”王遗风见那人一面喊着,五官都扭到了一起,显是痛到了极致,于是慢悠悠地稍稍送了些劲,然后微微笑着看着人群中指指点点的人。

“还不散?”王遗风故意摆出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然后看着男男女女低头走开,心中有种莫名的快感。

 

 


评论(6)
热度(31)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