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剑三】故人长绝(四)

*ff14维护,更个坑。


【四】

苏诩愈发觉得唐无放是个很讨厌的人,不单因为他日日赖在药堂中喋喋不休,说些他不那么想知道的陈年往事。

然十一月初时,唐无放抱着他的千机弩,双脚架在桌子上,似乎是漫不经心地说:“小大夫,我要走了。”

“……”苏诩写方子的手顿了一下,却也终究是没说出来什么。唐无放打个哈欠,说:“你放心小大夫,我不会死掉的。冬至那天我一定赶回来,好么?”

“你回不回来,与我有什么要紧?”苏诩皱眉道,“你若是死在外地,倒也省事。”

“哦?”唐无放挑着眉头笑笑,“那若是我也被炸成了碎块,你苏大夫可舍得几副针线把我缝起来?”

“若是路途遥远,就舍不得了。”苏诩回答。

唐无放笑的更放肆了,他一面笑,一面摆弄着手里的千机弩。“咔哒”一声响,最后一个机关归位,他拾起了放在桌上的假面,覆在脸上,起身离去。

临出门时,唐无放遇见了一个蓝衣道人。

莲冠道袍,背负三尺青锋,步履稳健。道人见他从苏诩房间出来,面有讶色。两人错肩刹那,唐无放有种想把对方喉咙割开一个口子的强烈冲动。而那道人浑然不觉唐无放身上的煞气,只是轻描淡写拂了拂袖子,如春水化雪,不着痕迹。

“沈兄。”房间内是苏诩温文的声线,大约是熟人。听人墙角确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唐无放摇摇头,快步离开了药堂。

“奉盟主之命,我往藏剑山庄一行,路过扬州,便来看看你。”道人解下长剑放在一边,自斟了一杯茶,然后展眉笑道,“大半年不见你,倒是又瘦了。”

来的正是苏诩的至交好友沈枫,浩气盟摇光坛属下。

苏诩心道:“行医本就穷苦,这半年还摊上一个吃白食的唐无放,还日日喊着要喝酒吃肉。不瘦倒是出了鬼了。”

沈枫见他不说话,继续道:“怎么?方才那个鬼面唐门弟子……”

“少提他!”苏诩揉着太阳穴,截断了沈枫的话头,“嗳,行医在外,哪有不清苦的。嗯,沈兄这回,又是为了盟谷之事吗?”沈枫加入浩气盟之事,苏诩素来是不以为是,也不以为非的。他只是觉得为了一点道理,双方打得你死我活,也是无聊的紧。不过沈枫从小便是认死理的性子,但凡看见有不平之事,便要插一把手,不分出个黑白,他绝不会罢手。入了浩气盟后,沈枫更是连诛恶人谷中人,浩气盟中也是声名渐起。

“不是。”沈枫甫一否认,苏诩的脸色变好看了几分,他也有些无奈,“我知你不爱江湖琐事,我此来只是拜访故友,不谈公事。”

“这才在理。”苏诩哼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扔在沈枫怀里,“喏,这是谷里朋友给的秋茶,名曰西山白露,我喝不来,送你了。”

沈枫摸着茶包,面有得色:“也就你记着我这口。昔年在纯阳宫时候,煮雪烹茶,弄鹤观云,何等自在。你说万花武学中有一式名为‘听风吹雪’,不知使来是否有此风韵。”

“听风吹雪。和气之方,能通阴阳,能活白骨,逆生死。”苏诩娓娓道,“不过有个绝大隐患,家师传我时,说是不可轻用。”

“禁术?”沈枫来了兴致,“仔细说说?”

苏诩故意买个关子,拾起桌上一块桂花糕嚼了两口,眼见沈枫有些发急,方才慢悠悠地擦了擦手,问:“你知道,恶人谷中,‘十恶总司’方小公子吗?”

 


评论(5)
热度(5)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