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水浒 公孙胜X吴用】《乾坤一醉》

*继续散布邪教安利。原作是个BE其实我特别想HE,我也没办法

*我觉得道长特别能喝

*北宋杭州有没有夜市的问题不要纠结。古代经济史朕学的和翔一样,就这样吧。



新年甫过,山下便有人送酒上来。这是新年常事,公孙胜早已习惯。

在宫里当差的安道全知道公孙胜喜欢饮酒,昔日在梁山水泊时节,公孙胜便常与弟兄们喝得大醉,差吴用问安道全讨醒酒汤吃。

安道全去年托人带的是京城遇仙楼的玉液酒,今年则是高阳店的清风酒。对于安道全委身朝廷的选择,公孙胜素来是大不以为是,而对于酒,却是来者不拒。

拍开泥封,香气扑鼻入脑,勾得人食指大动。斟一碗入喉,又仿佛当年,散披道袍,大口吃肉,道法清规在杯盏交错间,皆是脑后之事。

从前吃的,不过是寻常人家自酿的米酒,如何比得眼前精细的京中佳酿。入口醇厚甘甜,再回味时,除却三分醉意,还品出几分少年时的疏狂意味。

回想往事,公孙胜从前也是酿过酒的,吴用给它取名叫“乾坤醉”。

吴用曾谈笑说,公孙胜的法术,不过是欺瞒世人的障眼法而已。愚夫愚妇每每见不懂之事,便呼之为神仙行迹,倒是成全了公孙胜的名声。

彼时公孙胜手指腰间葫芦,不肯服输:“加亮,我还有一样法术,不知你可否能够看透。”

吴用看着公孙胜,眼里尽是笑意,似乎是已经看透了他心底的盘算。儒者,自是不轻言怪力乱神。如同吴用这样的聪明人,那些游戏风尘,讨人口彩的物事,公孙胜自然是不会拿出来自取其辱。

他与吴用不同。虽然平时他爱玩些戏法,心底却信世间应有道法自然,山川草木,日月星辰,只要修为到了,尽可令我随心变化。

他解下葫芦,给吴用斟上了一碗酒:“我若言说此酒中可窥得乾坤天机,加亮可信否?”

吴用心下疑惑,却又不甘示弱,将盏中的浑酒一饮而尽,反问道:“如何是乾坤?”

公孙胜亦自斟了一碗,低眉抬手,仰首喝了:“醉里自有乾坤。”

“这又算什么法术?”吴用失笑,“吃醉了说些什么胡话?”

公孙胜摆手大笑,复斟上酒,自先喝了半盏。窗外荷风清凉,荷香混着新酿香味,吴用摸出一把莲子,道:“若是喝酒,有莲子下酒更好。”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公孙胜随口吟道,“昔年我南下江南,夏日坐卧船头,看船只往来,常见有采莲女子温婉姿容。不过你这莲子,多半是阮氏兄弟顺手捎给你的吧?”

“一清道长也解红尘中男女凡心?”吴用随口调笑。公孙胜漫不经心地从吴用手里拿了两个剥好的莲子放进嘴里,道:“行人船只往来,如在画中,却皆不入贫道之眼。”

“那却不知何事能入君青眼?”吴用问。

公孙胜微一沉默,正色答道:“天地道术。”

“何又可言之为道术。”吴用继续追问。

“道法自然。非言语可以说。无所拘碍。为我所欲为,忘我而游于天地,逍遥自得。”公孙胜说,“我说的这些,学究可曾见过?”

“加亮不曾见。”吴用摇头,“老庄之说,不过是避世之言罢了。万物唯心之说,不过是欺瞒自己,令一叶障目而不得见泰山之巍峨。若是真有道术,你何不点石成金,救济百姓,却偏来四方游说,取这十万生辰纲?”

“我知你不信。”公孙胜叹一口气,沥尽了葫芦里最后一滴酒,“酒尽了,人可有醉?”

吴用这才觉得有些醉意,再瞥了眼身边的公孙,对方神定气闲地剥着剩下的莲子,笑容间颇有些笑他酒量不济的意思。论酒量,智多星确实远不及好酒的入云龙。

“荷香自醉啊……”吴用轻轻叹息一声,他推着酒碗半伏在桌上,迷迷糊糊间看见公孙胜凑过来低头附身对他说着什么,声音低沉迷蒙,他听不清晰。

半梦半醒间,他仿佛置身于一个陌生的小酒馆里。身周的泥墙上涂的不是自己屋子里的字画,而是草莽间流行的酒豪故事。公孙胜抚着他的葫芦,坐在他身前,一身道袍莲冠,浑不似方才喝酒时的粗布装束。

“一清?”他支起身子,试着唤了一声,“我睡了多久了?”

“不太久。”公孙胜又在喝酒,烈酒下肚只见他双目清明,丝毫不见混沌醉意。他见吴用醒来,将面前一盘脆枣的往吴用身前推了一把,说:“你醒了便解解酒吧。”

“我如何在这酒肆中?”吴用皱眉,“我记得我……”

公孙胜捋须笑道:“我同你说醉里自有乾坤,你偏不信。如何,这回你可认输么?”

吴用摇首道:“不过是再酒中下了蒙汗药,再趁我吃醉,拐我到这酒肆罢了,如何称得上醉里乾坤?”

“加亮你吃醉了。”公孙胜的声音又遥远起来,吴用心头疑惑又起。再抬眼时,自己似乎确然是吃醉了,根本没有什么泥墙黑瓦,但只有临崖一壶清茶,举目间是山川绵延,赤红晚霞。

公孙胜挽袖提壶,茶水落在杯中,热气氤氲:“这是今年的龙尖春茶,加亮,你看这杭州城夕照山的落日,可好看么?”

吴用方想反驳,转头却看见不远处五层宝塔,震惊之余问道:“一清,这当真是夕照山旁雷峰塔么?”

“不错。”公孙胜挽了他手,“我道醉里自有乾坤,你却不信。殊不知一醉之间,纵然是天涯海角,我亦能瞬息而至。”

“是真是幻?”吴用试着掐了一把自己手心,疼痛宛如清醒之时一般的清晰,“方才的酒肆,亦是我亲身所历么?”

“庄生梦蝶。”公孙胜故作高深地一笑,然后引着吴用起身望向远方,“真假可很重要?你若不仔细看,入夜后便再见不到如此景色。”

吴用定了定神,此处是夕照山最高处,头顶是雷峰夕照,而低头却是炊烟袅袅,华灯初上。若说是幻景,却也未必过于真实,他手中切切实实握着公孙胜的手,眼中望见尘世光景,耳畔隐隐能听到山下人家嘈杂语声。

大约不是梦吧。他几乎都信了公孙胜那套蛊惑人心的言语。

霞光随着夕阳落下山头渐渐黯淡下去,夜风拂面,山下灯火通明。公孙胜收起茶盏,问道:“加亮还想去何处?”

“山下走走便好。”吴用轻轻叹息一声,“我只听说南方繁盛之景,不输东京,今日方才算是眼见为实。”

“那是自然。”公孙胜点头,“从前我学道之时,也曾走过二十三路,风土人情各有不同。燕赵之人慷慨悲壮,齐鲁之人莽撞爽快,东京人贵气,而此处江南,人多风流。虽少有路不平而怒拔刀的壮士,却也不乏为酬知己而一死的好汉。”

不知是否是公孙胜又施了什么术法,三言两语之间,二人已到了山下城中。人流往来熙攘,不时有顽皮孩童举着风车,从两人身边追逐飞奔而去。杭州城街道并不如东京城四方宽大,窄窄的道旁挤满了货郎。

“先生,买灯么?”两人正行走间,忽被一个十三四岁的垂髫小童扯住了袖子,那小童指着铺子前一架子纸灯,眼中尽是期许。两人驻足一看,那灯面上花花绿绿绘着写花街柳巷的逸闻轶事,又不知是哪个酸腐秀才提了些诗句。

吴用瞧了几盏,皱眉不语。

“有纸笔么?”公孙胜问道,“我来题个灯面如何?”

吴用原不想做这等麻烦事情,那小童倒是个机灵人,从货担中取出笔墨纸砚,铺在摊子上。公孙胜附身挽袖,添墨提腕,问吴用道:“加亮喜欢什么?”

“无所喜,无所恶。”吴用沉默半晌,给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这却难了。”公孙胜吸了一口倒气,“不如你来?”

吴用一笑,接过公孙胜手中墨笔,随手在纸上勾勒几笔。

层林染遍群山,遥见断崖之上,两人挽手而立,似有山风,吹得画中人衣发翻飞。

“人画小了。”公孙胜摇头。吴用搁笔,吹干纸上之墨,让那小童用画纸做了盏灯,扔下十余个铜钱,道:“便如此吧。”

“赠与我么?”公孙胜快步跟上提着纸灯的吴用,问。

吴用却不回答,只反问:“一清,这醉里乾坤的花花世界,若是不想看了,却要如何处?”

“再图一醉。”公孙胜指着前面的酒馆,理所当然地说。

那晚公孙胜喝了一坛又一坛,却不见醉。吴用早早便伏在还亮着的纸灯旁睡了,余烬何时灭了,他都不曾记得。

再醒来时,晨光照在熟悉的泥地上,四周是熟悉的字画。

是回了家了。

他披衣起身,望向客厅,一桌子的杯盘狼藉,并着一堆莲蓬壳儿,无人收拾。

公孙胜还在高卧,床头系着一盏纸灯,灯面上山林苍远。

不是梦吧。

再之后,吴用曾追问公孙胜那日到底用的什么把戏,公孙胜始终讳莫如深。

那酿酒的方子,公孙胜早就丢了,再造不出第二次这样的味道。

而吴用问的,公孙胜可曾在乾坤一醉里见过什么,公孙胜亦回答不出来。

他如今是醉了醒着,他也想不明白。

大概是醉着吧,只是好梦难留,梦里的吴加亮已经入土多年。

大梦总是会醒吧,只是梦中之身过的太久,再无人唤他一声“一清”,替他从安神医处讨得一碗醒酒汤。


评论(5)
热度(45)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