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李七,校园AU】《晨昏》

*内有CP。主李承恩X小七,副CP有王遗风X叶英,叶芷青X萧白胭


小七从没想过什么是喜欢,她总是觉得身边多一个人,或是少一个人,日子都是这样过。相比于时时刻刻要照顾身边人的感受,她宁愿一个人独来独往,至少图个清静。

然而某天早上,她遇到了李承恩。

手机的闹铃响了第七遍的时候,小七才想起来今天第一节是大学英语课。同寝的苏雨鸾已经收拾停当,蹑手蹑脚地关上门,她觉得小七今天早上又要睡过去了。

大概是因为第七次旷课,上课的老师听烦了她今天胃病明天感冒的说辞,警告她如果下一次如果再旷课,期末就不用过了。小七才不会懒洋洋地抱着笔袋和教科书,在早上七点半出现和被窝说bye。

今年的冬天来得挺早,一教楼下的银杏叶子已经黄了,扇形的叶子落了一地,任来来往往的学生踩过。寒风吹彻,小七打了个寒噤。她理了理吊在脖子上的咖色围巾,然后看着道旁的银杏叶子随着风声簌簌落下,夹杂着迷眼的尘土。

远处教学楼的喇叭开始播预备铃。要迟到了!

她缩着脖子往前小跑,然后撞上了一个人,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后来她不止一次地梦见这次相遇,懒洋洋的笑容,黑色的大衣,以及……散落一地的讲义资料。

“呃……抱歉。”又是教科书式的语塞。她仰起头,看着那个一脸无辜的男生。

后来她曾无数次回想相遇的一瞬间为何如此美好,大概是因为逆着晨光,他的剪影轮廓太好看。总之那瞬间她的大脑似乎停止了思考,她觉得眩晕,眼里尽是大片大片的银杏叶子在地上铺陈,其上是金灿灿的阳光,勾勒出一个精致的影子。

他当真很好看吗?

回过神来的时候,小七觉得一定是因为自己没有吃早饭,低血糖又犯了。她后悔出门的时候,没有理一理自己的头发,阳关投射在地上,两人的影子里,她头上的呆毛高高的地翘着。她抬手用力揉了两次,却还是没有把呆毛按下去。

“李承恩,迟到了。”后面一个瘦长男生大步赶上来,重重地按了一下李承恩的脑袋,然后笑嘻嘻地趴到了前面戴眼镜男生的身上。

“李承恩?”小七几乎是自暴自弃地帮那个叫李承恩的男生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纸张,上面用签字笔潦草地写着“11历史李承恩”几个字。对方明显魂不守舍地从她手里接过讲义,扯着嗓子喊了一句:“老王你慢点走给我留个位置!”

 

从前小七觉得,作为一个姑娘,stk人家男生,是很丢脸的一件事情。姑娘本来就是应该用来放在手心上疼着的,像康雪烛这样对待高绛婷的渣男,就应该用来填A大的土。她小七对姑娘素来是很温和的,所以理所当然的觉得李承恩也应该对她温和一点。

楼上寝室的曹雪阳倒是和李承恩相熟,当她听说小七看上了李承恩的时候,差点把嘴里的牛奶从四楼喷下去,洒到路过的叶英脑袋上。

“你听过李承恩给家里打电话吗?”曹雪阳一本正经地问。

“没有啊。”小七怔了一下,反问道,“怎么了?”

“酿,嫩弄啥嘞?”曹雪阳捧着牛奶,一本正经地模仿着李承恩的口气。小七被突如其来的河南方言噎的不知如何说话,曹雪阳晃着手指,一脸“你还太年轻地”表情打趣道:“哎哟,要追他们307的海了去了,当然谢渊除外。前几天还有个不知道哪来的妹子为了他们寝室王遗风要死要活的,也不问问人家弯的直的。”

“所以李承恩是弯的?”小七倒吸一口冷气。

“不不不,直的。”曹雪阳一面笑一面说,“不过他是个姐控,不喜欢比他小的,他今年大二,你……”

“我大一。”小七颓然,“唉,从前我也是不信一眼就会喜欢上一个人的。我觉得扯淡。”

小七趴在栏杆上,看着楼下人来来往往,她觉得这一切糟糕透了。

她从不相信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

她从不觉得自己也会喜欢一个什么人。

她从不觉得为一个喜欢人辗转反侧纠结思虑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她从不觉得李承恩有什么地方值得她去厚着脸皮向曹雪阳去讨教。

但她还是这样做了。

 

“喜欢就去追咯。”寝室大姐叶芷青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喜欢就写封情书告白咯。”萧白胭在一旁附和。

“大不了失败了就说自己喝醉了咯。”曲云点点头。

“你也不是没有喝醉过。”苏雨鸾这句明显属于补刀。

“我觉得我喜欢他是我的事情,他没必要知道。”小七说。她觉得自己特怂,虽然她一口咬定这是从心。

从心不就是怂吗?!

她抓起钱包从宿舍出来,狼狈的完全可以用落荒而逃来形容。走进食堂,她又遇到了李承恩和他的室友们。

小七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借着隔断的掩护偷眼往李承恩身上看了一眼。

“老李,那谁?”王遗风眼尖,往小七站着的方向努了努嘴,笑问。

“追我的人多了去了。”李承恩嘘了一声,“我哪能一个个都认识。”

“就吹。”王遗风嘘了回去,“这么多人追你,咋不见你答应个谁谁带回来让我喊声弟妹?”

“喂。”叶英敲了一下王遗风的饭碗,王遗风适时地闭了嘴,对于李承恩女朋友的话题,过去了那么久,他几乎是忘了那是个禁忌。

李承恩到底还是笑嘻嘻地混赖:“那些追我的,哪个是真心的?这还不如你死乞白赖着叶英。”

“闭嘴,我要脸。”王遗风和叶英异口同声地说。

下一刻李承恩再往小七站过的地方看的时候,那里依旧是人来人往,不过没有他要找的那个人。他挑了挑眉毛,自嘲地笑笑,都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谁认真过啊。

 

曹雪阳说李承恩混蛋。李承恩只是笑,不生气。

“她叫小七。”曹雪阳敲了一下李承恩的脑袋,“记住了没?”

“记住了。”李承恩诺诺应了几声,“一二三四五六七的七。传媒学院的小七,单身,喜欢我……”

“那你怎么打算?”曹雪阳问的直白,“喜欢就表白,人姑娘到底挂念你快要疯魔了。”

“没想好。”李承恩说,“也不是不想,却也……不是想。”

“所以你到底想不想?”曹雪阳有点怒了。李承恩犹豫了一下,依旧没说话,拿上了外套,大踏步向外走去。

他也心烦。

小七哪里都好。

小七是江浙人,长得白皙好看。

小七脾气好,人大方,讲义气。

小七会给他公共课的作业,会在他球赛时候拉人给他喊号子。

小七总是能陪他去商业街吃吃喝喝,谈天说地。

小七喜欢他。

所以是应该答应吧。所有人都在说,李承恩,你错过这个姑娘可没有下一个了。

曹雪阳这样说,王遗风也这样说,就连叶英也委婉地说:“喜欢多不容易。”

可他就是觉得哪里不对,有一种很败兴的理由叫做,前女友。

 

李承恩走在一教底下,有一搭没一搭地想,要是小七肯给他写封催人泪下的情书,说不定他会答应吧。

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喜欢小七,还是喜欢被小七追的感觉。

 

小七是个行动派。情书说写就写。

“我觉得我不应该有那么喜欢你。我想不出你究竟哪里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中的什么邪。

但我始终能够坦荡地承认,喜欢这种情绪,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件再平常不过事情。每天我走在学校的大路上,我知道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有人相恋,有人分手,有人声嘶力竭,有人情意绵绵。这些再正常不过,所以当它降临到我身上的时候,我平静地接受,然后看着它在我心底生根发芽。

我喜欢了你很久,我想你是知道的。直到此刻,我还是心怀着一份感激,毕竟我在一个很好的时候遇到了你,不管你是什么样子,你心里有什么样的想法。

但我突然不想喜欢了。

无关你的行为,只是好像所有的热情都消磨殆尽了。我知道你过去的事情,也听过关于你的EX的只言片语。所以有人劝告我放手,这是理智的。

这是理智的。

我信奉着人是要遵从自己内心的,哪怕这被旁人称之为怂。在这之前,我从不对你提及喜欢,只是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喜欢一个人也不过这样简单,在他有困难的时候陪在他的身边,帮助他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东西,如果奢侈一些,还能够和他拥有同一个梦想。而这些对于喜欢的对象知道与否,我认为并没有那么重要。

喜欢你我心怀恐惧,害怕你知道,害怕你不知道。害怕我说出来之后,连朋友都没得做,日后只能在回忆里面去喜欢那么一个人。

喜欢你我一直陷于一种很糟糕的精神苦痛之中,而我并不想那么再继续下去。她们说天地广阔,眼前的道路不仅仅是只存在那么一个人。你也不是我的一人之国。

所以,我可以放下了。

我不曾后悔。

我唯一可能后悔的是,日后你如果过的不够好,我会责怪自己多年前没有坚持。

但此刻,我选择尊重你,以及你真正的想法。

山长水远,江湖不见。”

 

情书是小七亲手递给李承恩的,直到李承恩读完,小七依旧笑得眉眼弯弯。她从她的书包里掏出两张薄薄的信纸。

“那是什么?”李承恩追问。

“已经没有关系了。”小七随手把信纸撕成了碎片,一扬手,把碎纸从教学楼的窗台上洒了出去。

李承恩想和眼前的姑娘道歉,而小七只是拽起了她的书包,一摇三晃地从教室里走了出去。李承恩呆愣着看着夕阳余晖里小七的背影。

他想起了从前小七的一条签名:

“晨昏间,你的影子被勾勒的太好看。”


评论(2)
热度(10)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