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之子于归(二)

传送门

(一)


【二】

冯宜还活着。

陆于归站在教室走廊拐角,听着里面抑扬顿挫的念诵声。里面有一道声线是属于冯宜的,不同于少年人的清脆婉转,而多了一份沉稳。

如果除却她总是向自己推销一些危险的思想,大概她会是个不错的……朋友……吧。起码她活了二十余年,她头一次看一个人那么顺眼,也是头一次有人温和待她。

她接近冯宜只是为了熟悉目标的生活习惯,将来有一天可以顺利的杀死她。而冯宜仿佛丝毫没有察觉陆于归内心的想法,她带着阳光的味道推开门,拉着她的手,微笑着同她说话聊天。

在朗朗念书声中,陆于归甚至有些动摇,她甚至后悔自己心血来潮地去浦江大学踩点——那样就不会在那个下午看到温文有礼的女子推开窗,让光落在她的眼底。

然而无论相遇多么美好,都不允许陆于归有这样温存的心思,起码她的雇主不会这样想。杀手是不该对任务目标带有任何感情的,哪怕是被世人称颂了千百年的爱慕。

下课铃响的清脆,诵读声渐渐被嘈杂的谈话声淹没。冯宜抱着讲义从教室里出来,见陆于归靠在走道的墙上,点着一根烟。

陆于归把《海国图志》放在她怀里的讲义上,然后掐灭了烟头。

“很有趣。”抽完烟的嗓音有些沙哑,不知是在说册子里冯宜孩子气的批注,还是册子本身的内容。

冯宜抿嘴笑,道:“我以为你和那些古板的老头一样,不会喜欢洋人的东西,觉得还是孔夫子的那套才是天经地义呢。”

“我看上去有那么严肃么?”陆于归扬眉一笑,“大清都亡啦,现在早是民国共和的天下。从前别人只说中国皇帝才是天下的主子,可洋人的枪炮可不认这些。洋人厉害,自有他们厉害的道理,若是一味抱着那些典章,咱们一百年也干不过那些洋人。”

“你要是很喜欢这本书,你可以拿去收藏。”冯宜回应着她的笑容,说,“我的老师曾经和我说,书的意义在于它所记载的知识,而知识的意义在于让更多的人知晓道理。我很乐意把它分享给我的朋友。”

“不过是消磨时光。”陆于归耸耸肩,婉拒了冯宜的好意,“就像我今天过来还书,也不过是顺路而已。”她说完又顿了顿,补充道:“嗯……还有……顺道看看你。”

“比如一起吃午饭吗?”冯宜问。

陆于归迟疑片刻,道:“我听闻浦江食堂的醋鱼很不错。”

“冯先生。”一个年轻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陆于归斜眼瞥去,那是个理着平头的青年学生,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肩上背着一个打了补丁的背包。冯宜点点头,虽然与来人并不相熟,但她还是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下午的演讲,您会去么?”那学生脸红了一红,语气也局促起来,“上回学校礼堂您演讲的时候,我发了烧,没能赶上。昨天听同寝的同学说,您下午要去街头演讲声援罢工的事情,我很支持。”

“罢工?”陆于归插口问,“怎么又有罢工?这回又是闹什么?”

那学生道:“闹什么?还不过是些工资的事情。但冯先生常讲,如今工人的力量不比往昔了,从前是农民闹革命能改换江山。但如今,城里的事情,还得看那些干活的工人。”

“工人的事情,和念书的学生有什么关系?”陆于归又问,“如今外头乱的很,在学堂好好念书不好么?”

那学生似乎像是受了什么侮辱一般,脸涨的更红,看着陆于归的眼里显出些不屑神气来:“古人都曾言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今人本就该更胜古人。岂有看国家沦丧在即,还能安然在学堂读书的道理?如今政府黑暗腐败,指望他们来救国?哼,君主政府,一切独裁统治都是国家大害,唯有完全解放人性和自由,人人平等,互帮互助,才能使得这个社会井然有序。现在工人受压迫,我们学生不应该去帮助他们吗?”

眼前的年轻人义愤填膺地说了一串,红着脖子还想补充些什么,陆于归依旧抱着胳膊靠在墙上,她对这些所谓的理想,一点兴趣都没有。之后冯宜又和那学生絮絮叨叨说了一通道理,她只假作在看天上浮云。

她从不信人与人之间会有什么平等、自由,那些不过是年轻的理想主义者强加给这个世界的乌托邦梦想罢了。从前她在学堂念书时,先生也曾讲授所谓的“大同与小康之世”,但中华数千年,除却孔孟笔下,并无如此社会。数千年来无论朝代如何更替,所有的只是权谋欺诈,纵然有气节者,也渐渐地被淹没在时光里面,供后人唏嘘。

也许很久之后,街头巷尾也会有人谈及冯宜这个名字,或是带着敬意,或是带着惋惜,或是带着嘲讽。但她所做的事情,在陆于归看来,一切的一切都十分不值当。


评论(5)
热度(1)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