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之子于归(五)

(一)    (二)    (三)   (四)


【五】

长久的黑暗中只有她们彼此并不平稳的呼吸,陆于归紧紧捉着冯宜的手,用力按在墙上,不让她碰到开关。

她素来讨厌灯光。长久以来她习惯呆着黑暗的地方,看别人来去。

此刻更多的是她害怕灯光,仿佛伴着光亮,她的内心会袒露于人前,那些不可告人的过往和心思,都会被人知晓。其后是千夫所指,她无可逃避。

“你弄疼我了。”冯宜的声音里带着些委屈,她用力地挣扎,伤口处撕裂般的疼痛。而陆于归依旧用力抱着她,生怕一松手冯宜会做什么令她不可接受的事情。

“很疼。”冯宜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陈述着她最切身的感受。

听到声音的陆于归似乎是清醒了一些,仓促忙乱地松开手,任冯宜打开床头的小灯。昏黄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狼狈和尴尬明晰地映在对方的瞳孔里。

“你待我很好。”冯宜靠在床上,脸上的神气很悲哀,“但是这很可笑,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不知道你缘何来我家楼下,又为何杀我,又为何救我。而此刻你说爱我,我是不相信的。”

“陆,于,归。”陆于归慢慢地说,“之子于归的于归。我在家排行第六,所以便姓陆吧。”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冯宜脑内突然闪过《诗经·国风·周南》中的一篇来。陆于归,冯宜,名字倒是很讨巧。而陆于归并没有发现她在想什么,口气里略带着些别扭地说:“名字有什么重要么?我这般的人,便是有名字,死后也不会有人来祭奠。”她一面说,一面重重地拍下了电灯开关,病房里又陷入了死寂的黑暗。

良久,冯宜听到走道上是女人的高跟鞋声,这回她确然是走了。

窗外的星空很明亮,冯宜躺在床上看的很清楚。月光斜照在房间里,安静的可怕。夜风低吟,浦江的冬天总是如此,空气里总带着大江的水汽,潮湿冷峭得令人难以忍受。

陆于归此时便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行走,两边是落尽了叶子的行道树孤独伫立。她听着小巷内土狗低低的呜咽声,偶尔还有男人打骂自家婆娘的声音,女人的哭声。再近些是军警的皮靴摩擦青石板地面的声音,他们总是很忙。

转过一个拐角,忽然足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陆于归定神细看,原来是个睡在道中央的乞丐,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头上还黏着一片叶子,身边放着一只空碗,里面半碗剩饭,大概是已经冷了。

乞丐用一双发亮的眼睛看她,如同巷子里的狗看到了吃食。陆于归下意识地去摸枪——而腰间是空的。她有些慌乱。

“你要拿枪打我?”乞丐坐起身子,掸掸身上的尘土,“我等你许久了,我本以为你会给我一脚,然后走开。”

“如果我是乞丐。我会选择那里。挡风。”陆于归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棚子,“但那里太暗了,你看不清我究竟会拐进来,还是笔直走开,你只能选择躺在这里。现在想找我的人,大概只有拿钱做事的人吧。”

乞丐笑了,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与脸上刻意擦上去的煤灰相比显得十分突兀。乞丐摸着腰间的枪,说:“这是我头一次出任务。本来就听同行说你很厉害,你眼睛果然很亮。可惜你要死在这里啦。”

陆于归靠在电线杆上,手插在口袋里,并没有任何丝毫的情绪。她唯一的武器落在了医院,在之前情迷意乱之时,落在了冯宜的被窝里。

她想到过死亡,很多次。死亡不过是一个人停止了呼吸,然后或是被深埋进黄土里,或是被烈火焚烧,挫骨扬灰。她亲手结束过很多人的生命,她不会感到恐惧,哪怕当日她亲手把子弹送进冯宜的胸膛,又抱着她奔赴医院的时候,她的手也没有丝毫的颤抖。

人总是要死的,一如从前她所历之人。

乞丐在几步外摸出了一把手枪,指着她的脑袋比划着问:“你的共犯小姐呢?我的雇主可是让我杀两个人。我可不会同你一样心软。”

“我早该死了。”陆于归想。她几乎放弃了挣扎,连日的奔波让她疲累,她确定唯有死亡才能让自己永久地休息下来。

 “人呢?”乞丐低声咆哮了一声,“你把她藏在哪个病房!”

“她死了。”陆于归说。

“现场没有尸体,只有血迹。”乞丐冷笑,“一个臭教书的,怎么策反的你?你得知道,他不想再看见那帮书呆子天天上街反动。我便不懂,女人不好好在家呆着奶孩子,给男人舔什么乱子?中国那么多年,几时轮到女人爬到男人头上说话了?”

陆于归抬了一下眼皮,闷声说:“所以现在你是爬到我头上讲话,让我招供,然后一枪崩了我?左右要死,我何必遂了你心意。”

“你……”乞丐气急败坏地扣动扳机,枪响之时陆于归甚至露出了一丝笑容。

死亡是永恒的解脱。

但她不值得如此轻易的死亡,子弹呼啸地擦过她的脸颊,留下了一道灼伤。乞丐痛苦地按住自己的背,狠狠推开陆于归向巷子外仓皇奔逃。

小巷深处站着另一个黑色长风衣的男人,一手提着一杆枪,带着她熟悉的笑容问她:“小陆,你的共犯小姐呢?”


评论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