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剑三】故人长绝(五)

【五】

 “十恶总司”并不是一个外号,而是恶人谷中专有的战阶称号。恶人谷中几百号人,按着本事高低,名气大小,分为十四阶。若谷中恶人杀人逾多,作恶逾甚,战阶称号也就越响亮。而这个方小公子,虽手无缚鸡之力,却靠自己一人博得了第九阶战阶“十恶总司”。

方小公子原本的名号,已没有人记得了。万花谷的老人说,方小公子似乎是长安某个高官的私生子,出生不久便染了重病,被遗弃在万花谷门口。恰巧杏林门下的弟子回谷时,便把他带了回来。

这人确然生了一副好皮囊,眉眼俊秀,身材颀长,一笑之间颇得人好感。但亦是他,身上寒疾难愈,一旦发作起来,纵然是在三伏天,亦如堕入冰窟,生不如死。

苏诩幼年时曾见过方小公子一面。那时方小公子也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孩童,长发披散在肩头,半卧在河边剥着莲蓬,逗弄着身前一只幼兔。苏诩看那兔子可爱,忍不住想过去摸上一摸,却不防方小公子一扬手,把莲子狠狠打在了他脑门上。苏诩一脸无辜睁着两只眼睛瞅着方小公子,方小公子面色略略有些发白,手按在兔子的脖子上,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道:“苏诩,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掐死这只兔子。同门之中,我顶顶讨厌你。”

苏诩愕然,半晌没敢挪动手脚,只眼睁睁地看着方小公子提了他的兔子从地上爬起来,晃着身子走远。

第二日杏林门下早课,方小公子坐在角落里,见苏诩抱着课本进来,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一眼。苏诩有些畏缩地往师兄白念身边蹭了一蹭,白念看在眼里,微笑道:“你方师兄脾气古怪,你多让着他些。”

这日早课后,恰逢裴元大师兄采药回来,白念扯着裴元袖子道:“师兄既然路过,便和诸师弟讲讲离经易道的经典奥义罢。”

裴元摇头道:“技法人人都晓得,只是用得好用的不好的差别。同一味药,可以救人,可以杀人,全凭医者之心。我万花离经一脉,以太素九针为根基……”

“大师兄说些别人吧,白念师兄天天考我们九针用法,都听得耳朵起了茧啦!”底下有胆大的弟子举着手小声抱怨。白念随即瞪了那弟子一眼,正色道:“九针技法乃是根本,不打好根基,日后如何……”

“……悬壶济世,金针度人。”又有弟子晃着脑袋,似乎是习惯了白念这套说辞。白念被截住了话头,只听得底下一阵哄笑,连平素里面冷着个脸的方小公子脸上都有了些不禁之色。裴元也被一众小师弟逗得发笑,于是拍拍白念的肩膀,清了清嗓子,道:“九针确是根基,但若认为我万花行医只靠针灸,也未免过于狭隘。待你们长大些,自然有师兄带你们上山识别药材,或是学习更高阶的医术。”

“什么更高阶的医术?”有人仰着脖子,一脸期待地问。

“你们在万花谷的时间也已经不短,耳濡目染当有所听闻,不妨猜猜。”裴元卖了个关子。

“清心静气!”

“营气之道,内谷为宝。这是养生之术。”

“春泥护花!”

“流溢于中,布散于外。此技用以战时,十分妥当。”

“水月无间!”

“营气之所行也,顺逆之常。”

一众弟子七嘴八舌说了一通,唯独方小公子没有说话。裴元见他一人独坐在角落,十分可怜,遂转头问道:“你说呢?”

方小公子站起身子,道:“我曾听孙爷爷讲,万花有一术名曰‘听风吹雪’,通阴阳,定生死,但很少有人去用。大师兄,这是为何?”

裴元一怔,随即笑道:“师父连这都与你说了么?只因此术用时,以自身血肉化为精气,虽可活人性命,对自己却是有大损伤,非紧要关头,大家都不肯轻用。”

“那若是一个极虚弱的人对着一个壮汉用了呢?”苏诩忍不住插口问道。

裴元眉峰骤然紧蹙,踌躇片刻,不知如何回答。白念脸色沉下来,怒喝道:“苏诩!岂有医者为自己一己私利而去祸害旁人的!回去抄十遍《医经》,不抄完便不许来上课了。”

苏诩被吓白了脸,垂着头不敢说话。裴元倒是先缓下脸色,缓声说:“白师弟,不过闲聊而已。苏小师弟也未必会……唉……”

白念依旧沉着脸,道:“他若是……若是敢,我第一个打断他的手脚!”

苏诩自幼被白念训斥,记忆中却只这一回看到师兄如此疾言厉色。后来他一个人坐在书堂里抄书,方小公子走过他身边时,依旧是不冷不热地瞟了他一眼。

“方师兄。”苏诩喊他。方小公子仿若不闻,顾自抱着书册匆匆走开。

兴是苏诩孩童时的一句戏语,方小公子却认了真,他体质虚弱,却偏生找些健壮的汉子下毒,花言巧语以万花弟子的名头替人解毒治病,暗中却以“听风吹雪”之术将他人血肉精气为自己所用。

苏诩是头一个觉察到此事的人,因为方小公子的脸不再那么惨白,十月里也不再抱着个暖炉缩在房间里。

“回头是岸,我们是医者啊。”苏诩捉着方小公子的手哀求,“你这样总会被人发觉,到时候就算我不说,白师兄也不会放过你。”

方小公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苏诩,我从前便说过,同门之中,我顶顶讨厌你。你从来都是最听话的那个,立志要做个救济苍生的医生。而我却是要做个大恶人的。孙爷爷早说过我的病活不过二十岁,我不去取他们性命,上天便要取我性命。我是个怕死的人。”

“可他们也是性命啊!”苏诩摇头,“哪有为自己苟活而去杀别人的道理的?”

“活着便是道理。”方小公子冷笑,“既然你已知道我的秘密,那万花谷我是呆不下去了。苏诩,我此刻杀了你必然惊动他人。但若是他日江湖遇见,我一定取你性命。”

之后方小公子便离开了花谷,一面被人追杀,一面以医术杀别人。后来苏诩辗转听说他进了恶人谷,继续取人性命。可便是如此,他也未活过三十岁。他被人发现在猝死于自己的房内,满地都是散乱的医书手稿。

“方小公子确是个极俊秀的人,可惜走错了道。”苏诩说完了故事,淡淡地下了个结语,“若他不是身负绝症,以他的天赋,兴许不会输于大师兄。”

“生病的人多了去了,若是人人如他一般作恶,天下岂不是乱的很?”沈枫摇头反驳,“恶人作恶是因为他本性恶劣罢了,若是我遇上此人,少不得拔剑取他性命。”


评论
热度(4)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