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剑三】故人长绝(六)

【六】

唐无放半卧在豫山古道的一棵枯树上,拨弄着他的千机匣。洛道似乎从来没有四季,放眼望去,满目都是死气沉沉的老树昏鸦。

“唐无放,你还真是个无心薄幸人啊。”红衣青年抱着枪,靠在树下,仰着脖子,身边的白马闻了闻地上的草,打了个响鼻,又悻悻地走开。军爷从背后的箩筐里面摸出一束马草,送到白马口边,然后抬头看着树上百无聊赖的唐门弟子。

“岂如你小聂将军?”唐无放面具下的唇勾了勾,语气间透着几分不屑,“我可不曾杀死自己兄弟挚爱,以身事魔。你传信邀我来洛道,有事么?”

“好事。”小聂又喂了坐骑一束马草,“年初的时候,你干掉了浩气盟好几个分坛弟子,开阳坛、摇光坛都发了悬赏,要收你项上人头。你在扬州若是轻易死了,我一个人活在世上,岂不是寂寞的紧?”

“我会怕?”唐无放大笑起来,“小聂你头一天认得我么?”

小聂摇头叹气:“好吧,洛道毒人有异动,我一人并无把握,所以唤你前来帮手。”

“哦?”唐无放并不接话,只等他说下去。

“随我去李渡城。”小聂站直身子,扛枪上马。唐无放依旧是靠在树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盯着小聂。若不是脸上两道十字伤疤皮肉翻卷,大概小聂也确然是个极清俊的青年,唐无放确是很喜欢长得好看的年轻人,比如说之前那个烂好心的小大夫。

仅仅是喜欢罢了。

“毒人异动,有你我何事?”唐无放懒懒地问,“你小聂也不是什么爱管闲事的主啊?”

“你究竟去不去?”小聂拧了一下眉毛,似乎渐渐失去了耐心,“你若是不想来,便滚回扬州去,左右你也是不怕死,几只小耗子也奈何不了你左右。”他说着狠狠抽了一下座下白马,把长枪负在背上,背对着苍茫落日,绝尘而去。

唐无放面具下的脸依旧不见喜怒,他丝毫没有因为朋友的愤怒而感到羞愧。小聂说的很对,他一直是个负心薄幸、天良丧尽的主,不然,他又为何在恶人谷讨生活呢?

他把千机弩别在腰间,大概是因为在树上呆了太久,站起身来的时候树梢上几只乌鸦聒噪地叫了几声,飞向远方的高枝。唐无放长长叹了一口气,纵身而起,及目间仍是毫无生机的荒凉光景,并着小道上疾驰的快马。他打开了背后的滑翔机关,向崖下划去。

李渡城这个地方他并不太陌生,毕竟“慕容追风”这个名字,江湖人都是听过的。江湖的前辈无数次在酒肆里津津乐道地提起在洛道徘徊的汉子,并着他背后棺材里装着的世界。但说归说,许多人还是不愿意靠近那片土地,毕竟那里没有活人。

江湖人传言“李渡城曾在,中隐未亡人。”

唐无放赶到李渡城门口时,小聂已经到了许久。他看见小聂把马拴在道旁,身躯长跪在一个凸起的坟包上。

人在江湖,谁没有故事呢?唐无放并不觉得意外,像小聂这样沉默寡言的人,最是适合背负血海深仇。

“你毕竟还是会来。”小聂没有回头。

“我不喜欢给熟人收尸。”唐无放一如既往的嘴上不饶人。

“你刚入谷的时候,总是问我为何喜欢在断崖上看白骨陵园。”小聂轻轻摸了摸那方孤坟,“但那时节,我不想说。”

“我只道你只是自持高手应有的寂寞。”唐无放回答。

“白骨陵园和这里很像,埋了很多人。”小聂说,“这里埋着我的未婚妻子,我很喜欢她。我看着白骨陵园的时候,总是以为下一刻会看见她,哪怕是最后一眼。”

“是你亲手杀死的她。”唐无放说。

小聂没说话,手指紧紧嵌进土里,仿佛要把自己的手也埋进土里,再触碰到土里已经变成白骨的人。唐无放说的没有错,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未婚妻子,然后把她埋进了土里。

那时节,小聂十九岁,还是天策府卫公营下的一个少年将军。年少得志,他提着碎魂,骑着素月在战场上驰骋,目光落处却永远是同队的女将军。

“谢娘。”他喊她名字的时,谢娘却扛着枪看着长河落日。

他们驻守在李渡城半月,等待命令。

“传说这里晚上闹鬼,小聂,你这样胆小,晚上巡夜的时候可不要吓哭的鼻子。”谢娘和他平时见过的姑娘都不太一样,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她害怕的东西。每次和小聂呆在一起,总是忍不住开他的玩笑。

“我才不怕什么鬼怪,他们要是来,我就用枪把他们全赶跑。”小聂鼓着脸反驳,“谢娘,你看洛道的落日和天策府还有一些些相似,每次傍晚的时候,天都和染了血一样红。说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不晓得。”谢娘摇头,“还是得等命令。”

“谢娘,我和你说。”小聂突然神秘兮兮地往谢娘身边靠了靠,“你知不知道,前些日子的巡夜的时候,还真听到了奇怪的笛声,我和孙大哥去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你说奇不奇怪?”

“说到底,你还是害怕。”谢娘吃吃地笑了起来,“我怎么就没有听见?你定是听多了老孙的那些故事,什么笛子驭狐狸啦。这座死城,还能有什么活人?慕容追风都离开很久了。”

“谢娘,上回慕容追风的故事你还没说完呢!”小聂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大声嚷嚷起来,“他带着卓婉清去了红衣圣殿以后呢?卓婉清后来恢复人形了吗?”

“下回再和你说吧!”谢娘拍了拍他的脑袋,“你忘了么?我今天值夜,是时候要去和他们换班了。”

“我同你一道去!”小聂一把拉住她的手,“你总是哄我!这回你非得给我把故事说完不可!”他还没嚷完,只觉得被人抱在怀里,额上是温软的触感。

“以后的日子还长,你想听多少我都和你说。”

“好。”小聂泄气般的松开手,“你就是知道,我最好哄。”

谢娘看着他英气的小将军,抿着嘴笑不说话,身边几个路过的天策将士倒是哄笑起来:“小聂你多大了,还要谢姑娘哄着!”

“你不晓得,当时小聂刚进营里面,晚上不敢一个人睡,都是小谢陪着和他说故事。”

“小老虎养大了就该成亲了,到时候可记着邀我们喝杯酒。”

“你们闭嘴!”小聂和谢娘异口同声地说,脸涨的通红。

谢娘是这世上最最亲的人,小聂一直这样认为。


评论
热度(2)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