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定东楼张太岳

屯文,CP南极,喜独,自娱自乐。

右转微博地址,微博优先更新
http://weibo.com/935616334 。

【剑三】故人长绝(七)

*开学前填坑。之后随缘。百年大计教育为先。


“晚上的星星这样好看。”小聂躺在透光的帐篷里,头枕着手臂,身边的中年军士已经睡得很酣,呼噜声有节奏地在耳边响着。

“谢娘在干什么?”他睡不着,他想着前几日谢娘和他说的慕容追风的故事,还有……下午临别前的那个吻,他心里痒痒的。

他睁着眼睛,耳边似乎又隐隐约约响起了笛声。他忍不住咧嘴笑了出来——谢娘说是幻觉,那一定便是幻觉了。天下所有人都会骗他,谢娘一定不会。

因为她是谢娘呀。

“小聂!小聂!”有人悄声在帐篷外面喊他。小聂翻身起来,掀开帘子,来人穿着一身低阶军士衣裳,借着星光,小聂看清了那人的脸——是谢娘的远房表弟,秦浪。

“小聂你听到笛声了么?”秦浪从外面探头进来,瞥了一眼里面睡得正熟的人小声道,“下午我可听见你和姊姊说话啦。小聂,这回我可是站在你这边的。咱们去把吹笛的人捉来,让姊姊心服口服。”

“可是……”小聂犹豫了一下,天策府有令,入夜后,没有手令,所有将士都不能擅自外出。

“咱们是去捉奸细。”秦浪与他姐姐一样,都是胆大包天不怕惹事的主,他见小聂脸色犹豫,急忙怂恿,“小聂,你要是不去,我便一个人去。回头我和姊姊去说,小聂最是胆小,要被笛声吓得尿裤子。”

“你才吓得尿裤子!”小聂急得差点大声嚷出来,才一出声,又紧紧捂住自己嘴巴,生怕惊动了别人,“我去就是了!手令怎么办?”

秦浪眨眨眼睛,道:“你跟着我走,包管没人发觉。”小聂犹犹豫豫地从摸了软甲佩剑,同秦浪一道溜出了营地。

秦浪果然是胡闹惯了,拉着小聂一路避开明哨暗哨,跑出了营地。

小聂毕竟也是少年心性,偷出营地时的紧张感让他颇是兴奋。秦浪见离营地远了,吐了一口气,道:“小聂,你怕不怕鬼?”

小聂茫然摇摇头,问他:“奸细在哪里?”

“喏,我和你说,我前些天出来小解,远远瞧见一个长得白衣披发的女鬼,你信不信?”秦浪一手拉着小聂,一手指着前面黑溲溲的小树林道。小聂打了个寒噤,面色有点发白:“世上哪里有鬼?”

“你听,你听,这是什么声音?”秦浪压着嗓子喊起来,一脸促狭地笑,“除了风声,是不是还有人踩树枝的声音?小聂你怕不怕?”

“胡闹!”小聂重重推了一把秦浪,把小天策推了个踉跄。他握紧手中佩剑,定神往小树林看去,里面黑漆漆的,似乎什么都没有。秦浪哈哈笑起来,说:“小聂你真胆小。”

“嗯?”小聂愣了一下,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音,说,“似乎真的有人。”

“大概是和我们一样溜出来的同门,小聂,你等我去吓吓他。”秦浪玩的兴起,纵起身形往树林扑去。小聂轻轻喊了两句,也扛着剑追了上去。甫入林子,小聂便闻到一股浓重的腥臭味,他在沙场打拼惯了,这种味道作为军人他绝对不会不熟悉——那是死人的味道,虽然很淡,但是他还是能够闻到。

秦浪似乎并不知道前面的威胁,依旧嚷嚷着什么。

“别玩了!”小聂大喊,秦浪一怔,对上了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和半张已经腐烂的脸。他下意识地去摸兵器,却摸了个空,一招之间,那毒人已扑了上来。

小聂来不及拔剑,只飞起一脚把秦浪踹了个跟斗,秦浪还没来得及嗷出一嗓子,头重重撞在树上,晕了过去。毒人扑了个空,又转而去扑小聂。小聂反手出剑,削在那毒人的肩头,那毒人似乎是没有痛觉一般,一双手拍上来,正中小聂的左脸。

“嘶……”小聂痛的倒吸一口凉气,倒退两步,左脚飞出,把那毒人踹了一个踉跄,然后奋起力气把剑捅进了毒人胸口。那毒人呀呀叫了几声,身子抽搐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小聂长出一口气,摸了摸自己被毒人抓伤的脸颊,竟没有什么知觉。

 “是尸毒。”小聂内心一阵恐惧。他听过关于洛道毒人的故事,传言总是说那些毒人会变得面目全非,甚至丧失神志,六亲不认。

他靠在树上,大口大口地喘息,汗水一滴滴从额头上滴下来,擦过指尖,落入泥土里。

“救我……”他张着口想呼喊出声,可耳中听见的只有如野兽般的低哑的嘶吼声。眼前开始出现幻觉,夜风中簌簌而动的树影交织成光怪陆离的影子,发出渗人的笑声。他开始拼命挣扎,却被一股力量牢牢地束缚在原地,他蹲下身,从靴子里摸出了防身的匕首,然后刺进了什么东西里去。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他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他还在野地,不见秦浪,身边只有一个躺在血泊里的天策女将军。

“谢娘?!”小聂刚站起来的腿脚又软了下去,他见谢娘胸口正正插了一柄匕首,上面刻着一个聂字。

“我杀了谢娘?!”小聂坐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他昨天神志模糊间的确是刺中了什么,却如何是自己未婚的妻子。他想不通,他大着胆子伸出手去拉谢娘,触手之间一片冰凉,已是死去多时。

惶恐之下他抱着谢娘的身子出了丛林,在道旁草草葬了她,削了木头拿匕首刻了几个字,算是个碑了。然后他脱下铠甲,离开了天策大营。


评论
热度(1)

© 坐定东楼张太岳 | Powered by LOFTER